時間都知道劇情介紹

1-6集
時間都知道劇情介紹

時間都知道第1集劇情介紹

  

  一架飛機穿梭在寂靜的夜空,機上的乘客漸漸進入夢鄉,突然一陣劇烈的顛簸把大家嚇醒,原來飛機遇到了強氣流,被迫降落在海上,空乘趕忙安撫乘客,時簡就在這架飛機上,今天是她和丈夫葉珈成結婚四周年紀念日,她從上海飛往智利圣地亞哥和丈夫團聚,想把自己懷孕的好消息和他分享,沒想到遭遇意外。

  時簡和葉珈成相差五年在同一所大學就讀,葉珈成回學校參加校友活動的時候認識了時簡,兩個人很快墜入愛河,然后結婚成家,他們相親相愛,生活上互敬互愛,事業上互幫互助,日子過得幸福而美滿,葉珈成現在已經是小有名氣的建筑設計師。

  經過醫生的全力搶救,時簡脫離了生命危險,可她卻進入了深度昏迷的狀態,時簡依稀能聽到葉珈成在深情呼喚她,可她就是睜不開眼睛,可時簡清楚地記得兩天前,葉珈成和她視頻聊天,兩個人都對即將到來的團聚充滿了期待,葉珈成對時簡千叮嚀萬囑咐,讓她帶上風衣和帽子,答應帶她去看圣地亞哥的日出,時簡要送給葉珈成一個特別的禮物,想見面以后再告訴他。

  時簡剛掛斷電話,就接到剛剛出獄的前男友常進的信息,常進是時簡大學時期的戀人,他不聽時簡的勸阻,被易貿公司的總經理易欽東卷入格蘭城項目入獄十年,時簡準時來赴約,常進直截了當提出想回到十年前和她重新開始,時簡明確說明自己已經懷孕了,而且今晚就要飛去圣地亞哥和老公葉珈成慶祝新生命的降臨,常進很失落,可還是硬著頭皮慶祝他們幸福,時簡勸他一切向前看。

  飛機空難十二個小時以前,時簡興沖沖剛來到機場休息室,葉珈成就迫不及待發視頻對她噓寒問暖,易霈是易貿公司的經理,他也在休息室,要乘坐從上海到圣地亞哥的航班去參加展會,易霈一眼就時簡,主動過來和她打招呼,時簡很快想起來易霈曾出現在大學室友賴悄的小說里,易霈承認和葉珈成有過幾次接觸,時簡就向他了解葉珈成以前的事,她和易霈的座位正巧挨在一起,所以他們針對葉珈成婚前經歷的話題一直聊到上飛機,易霈得知時簡已經懷孕,衷心地祝福她。

  時簡被喚醒,發現自己回到十年前的大學宿舍,室友賴俏守在她的床邊,時簡一頭霧水,反復向賴俏確認此時是2006年的11月5日,時簡剛剛21歲,她一下子陷入迷茫,賴俏催她一起去報名考研,時簡在校園里走了一圈,懷疑這一切都是在做夢,她縱身跳進河里想讓自己清醒一點,時簡被救上來,發現還是回不到2016年,她想見到心心念念的葉珈成,想回到以前幸福的生活,可都無能為力,時簡只好去找易霈幫忙,可十年前的易霈根本不認識她,盡管時簡連連解釋她是葉珈成的太太,可易霈就是無動于衷。

  就在這時,易霈的舅舅易欽東從公司里出來,他嚴厲警告易霈不要插手格蘭城的項目,時簡清楚地記得常進就是聽信易欽東才遭受牢獄之災。時簡陷入無法醒來的噩夢,她想回到自己的家,可十年前那里還是一片空地,時簡渴望葉珈成把她喚醒,渴望回到自己的幸福生活。

  時簡失魂落魄回到宿舍,賴俏埋怨她出門不帶手機,時簡自稱從2016年時空轉換而來,賴俏以為她在說胡話。時簡的手機突然響了,原來是母親方柔讓她回家吃飯,時簡才想起來十年前母親還活著,她二話沒說就跑回了家,她按響門鈴,日思夜想的母親就站在眼前,時簡激動地喜極而泣,緊緊抱著方柔不肯松手,方柔覺得她很奇怪,才一個星期沒見,方柔為她精心熬制了豐胸的豬蹄湯,看著時簡一點點喝下去,飯后,時簡望著爸爸的遺像,強迫自己靜下心來接受時空轉換的現實,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延長母親的生命,決定明天就帶母親去做全身體檢,盡早查出乳腺癌,以免貽誤病情。

  時簡回到自己的房間,不由地想起母親去世后一年,她就把房子租出去然后去英國讀書,時簡很珍惜和母親重逢幸福,唯一遺憾的就是打不通葉珈成的電話。時簡去學校找葉珈成,突然看到常進在等她,埋怨她不接電話,時簡才想起十年前她和常進還是男女朋友,易欽東讓常進負責格蘭城的項目,時簡百般勸阻,可常進著急趕時間去見易欽東,讓時簡等她回來。

  常進發現建材合同上的鋼材供貨商不熟悉,想親自去廠家考察,易欽東不讓他插手此事,還當場承諾即使以后出事,也不需要常進承擔任何責任,常進也不再堅持。常進邀請易霈參加建筑設計展,易霈向助理了解格蘭城的項目的進展情況,其實這個項目是易霈開發的,可易欽東橫刀奪愛,現在又邀請他參加設計展,擺明了就是易欽東在向他示威。

  時簡漫步校園,不由地想起她和葉珈成在這里相識相知的甜蜜瞬間。

時間都知道第2集劇情介紹

  

  時間漫步在當年和葉珈成約會的地方走了一圈,昔日的小路和花香像依舊,兩個人的海誓山盟還言猶在耳,可唯獨缺少了她心愛的葉珈成,時簡心里感慨萬千,她最后來到來到葉珈成曾經就讀的建筑系教學樓前,往事一幕幕涌上心頭,時間心里暗暗祈禱葉此刻珈成能出現在她面前,葉珈成送宋曉京來這里辦事,他的車就停在時簡的身后,兩個人擦肩而過,可時簡卻毫無察覺。

  時間回到宿舍就上網查葉珈成的資料,得知他畢業后應聘到城市建筑設計院工作,賴俏覺得時簡這幾天神神秘秘很奇怪,生活習慣也突然改變,賴俏再次催時簡一起考研,可她想掙錢給母親治病,時簡反復聲明自己是從未來穿越而來的,可賴俏根本不信,還當她是說胡話,宿舍熄燈時間到了,時簡的電腦自動關機,她也只好先睡覺。

  時簡一早就打開電腦查詢葉珈成的資料,無意中看到宋曉京也在城市建筑設計院工作,經過賴俏的提醒,時簡才想起宋曉京是葉珈成的前女友,她立刻眼前一亮,只要找到宋曉京,就能知道葉珈成的下落。時簡打聽到宋曉京的父親宋教授在建筑系上課,她二話沒說立刻跑過去,結果還是來晚了,宋教授已經上完課離開了,時簡只好在宋教授家樓下等,她翻出葉珈成的畢業論文,從字里行間能感受到葉珈成的氣息。就這樣時簡在樓下苦等了一夜,沒想到天亮卻等來宋曉京,她就一路跟隨宋曉京來到咖啡館和閨蜜們見面,閨蜜們催宋曉京盡快和葉珈成結婚,宋曉京趕忙解釋葉珈成太忙,根本沒有時間陪她,宋曉京想等公司分了房子以后再說,閨蜜給她出主意在家里擺一些婚戀雜志提醒葉珈成。

  時簡寸步不離跟了宋曉京一整天,其實宋曉京早就發現了,她不動聲色打車回家,然后悄悄躲在大樹后面,時簡隨后趕到,宋曉京立刻站出來質問她,時簡連連解釋是恰巧路過,宋曉京根本不信,對她苦苦逼問,時簡謊稱她是仰慕宋曉京的小師妹,想去城市建筑設計院應聘,宋曉京滿口答應幫她問問,還把自己的電話存在時簡的手機里。

  時簡回到宿舍樓下,看到常進開了一輛新車一直在等她,時簡想起這和十年前的場景一模一樣,易欽東給常進配了一輛新車,他迫不及待來向時簡炫耀,常進想帶她出去兜風,然后去吃大餐,時簡婉言謝絕,常進百般糾纏,時簡想借機和他分手,就上車和他走了。常進一落座就繪聲繪色描述他們未來的新生活,時簡知道他很快就會出事,提醒他要好好審查一下格蘭城項目的合同,那是易欽東設下的陷阱,常進正春風得意,根本聽不進去時簡的勸說,時簡譴責他見錢眼開,常進頓時惱羞成怒,端起一杯水潑在時簡臉上,然后揚長而去。

  時簡為了證實自己從未來穿越而來,把賴俏追著看的連載小說大結局劇透給她,可賴俏還是不信,時簡無意中發現賴俏和程子松交往,知道他們倆畢業后就結婚了,可程子松最后還是欺騙了賴俏。時簡向賴俏了解了易霈的詳細資料,得知易霈和舅舅易欽東貌合神離,為了易貿集團明爭暗斗。隨后,時簡來到葉珈成常去的小吃店,正好有人打電話來點餐,老板有事出去了,時簡接過電話記下菜單,卻不知道對面就是她心心念念的葉珈成,兩個人再次錯過。

  時簡陪母親方柔去醫院檢查身體,無意中說出她未來的老公是葉珈成,還口口聲聲稱等她找到葉珈成以后就立刻帶回去給母親過目,方柔覺得她在說胡話,催她好好復習準備考研,時簡想去找工作掙錢給她治病,可沒有當面說出來。建筑設計展當天,宋曉京和葉珈成先后趕到展廳,宋曉京事先給葉珈成買了一身西裝,可他還是穿著平時的衣服前來,被宋曉京數落了一通,宋曉京無意中看到易霈站在葉珈成的設計作品前面流連忘返,她趕忙走過去主動和易霈打招呼,并且自我介紹是城建院院長的女兒,把葉珈成介紹給易霈,易霈對葉珈成的作品大加贊賞。

  回家的路上,宋曉京勸葉珈成和易霈合作,可葉珈成心里很不舒服,不想靠宋曉京的關系接近易霈。時簡又一次被空難的噩夢嚇醒,她趕忙起床做好早飯就去學校了,時簡知道常進和賴俏以后遇到的困境,想用自己的辦法幫助他們爭取一個不一樣的未來。時簡首先來到常進家,翻出他存放格蘭城項目合同的U盤,然后打印下來。時簡不敢耽擱,拿著資料來公司找易霈,易霈的特別助理誤以為她是來應聘的,把她攔在門外,時簡反復聲明有重要文件交給易霈,可特助就是不放她進去。

時間都知道第3集劇情介紹

  

  時簡被易霈的特助攔在公司門外,兩個人正在爭執的時候,易霈要去辦事,時簡急忙攔住他,把格蘭城項目的質量問題向他一一說明,易霈就讓時簡開車送他去開會,想在路上向她詳細了解其中緣由,時簡解釋常進是她的朋友,還把格蘭城項目建筑材料的分析報告交給易霈,拜托他幫常進,以免格蘭城項目出事以后牽連到常進,易霈對她將信將疑。

  宋曉京拜托時簡把葉珈成設計圖紙交給宋教授,時簡捧著葉珈成的設計圖紙,心里說不出的興奮,時簡隨口問起宋曉京和葉珈成的關系,宋曉京自稱葉珈成很忙,早把她忘得一干二凈,還拜托時簡提醒葉珈成。易霈仔細翻看格蘭城的賬目和合同,讓特助去查時簡的底細,特助懷疑時簡是易欽東派來的。

  宋曉京很快幫時簡聯系好實習單位,約她在書店旁邊的餐廳見面,時簡后悔騙了宋曉京,心里充滿自責,想找機會向宋曉京說明實情。時簡來的太早,就先到旁邊的書店買葉珈成以前最喜歡的那本《二十首情詩》,沒想到葉珈成也來到書店找同一本書,時簡看到葉珈成的那一刻,她激動地幾乎窒息,葉珈成已經找到那本書,禮貌地沖時簡點點頭,時簡千辛萬苦想找的心上人就在眼前,她鼓足勇氣走過去,說明自己也在找”這本書,可書店只剩下最后一本,時簡就向葉珈成借來看,還把葉珈成最喜歡的那中一首讀出來。

  時簡和葉珈成四目相對,激動地心頭要跳出來了,她強裝鎮定自我介紹是同濟大學經管系的學生,葉珈成覺得很巧,他們就讀同一所大學,就在這時,宋曉京匆匆趕來,向時簡介紹葉珈成是她的男朋友,然后就帶他們一起去旁邊的飯館吃飯。宋曉京去衛生間的時候,時簡用菜譜擋著臉,偷偷打量葉珈成,結果被葉珈成當場發現,時簡自稱他們倆認識,可葉珈成一點也想不起來,時簡又不能明說,她很懊惱,那頓飯時簡吃得食不甘味,看到宋曉京和葉珈成親親熱熱一起去買單,心里說不出的酸楚,時簡趁其不備偷偷把葉珈成的手機號存上。

  時簡做夢夢到葉珈成,不由自主喊出聲,賴俏讓她去把自己未來老公搶回來,可時簡不想那么做,可還是忍不住發信息給葉珈成,可他始終沒有回信。易霈的特助很快查清時簡的底細,她是常進的女朋友,和易貿公司沒有任何關系,特助想找時間和常進聊聊,易霈覺得為時過早,想靜觀其變。

  格蘭城小區發生坍塌事故,電視里報道了此事,立刻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易霈主動約見時簡,還特意選在游泳池,讓時簡把包和手機都存在特助手里,以免他們的談話被錄音,時簡都一一照辦,易霈開門見山揭穿常進是時簡男朋友,想知道時簡主動接近他的目的何在,時簡承認不想讓常進因為格蘭城項目坐牢,更不希望常進被易欽東陷害,易霈苦苦逼問時簡為何不去找別人,而是選擇了他,時簡承認自己知道格蘭城的項目以后由易霈負責,而且他做得很好,易霈被她說服,也拜托她幫一個忙。

  時簡來找常進,當面指出格蘭城的事故是人禍而不是天災,而且也知道易欽東會把一切責任都推在常進身上,常進會因此坐牢,可他根本不信,時簡只好承認把所有的資料都交給易霈,讓常進去找易霈幫忙,常進氣得咬牙切齒,狠狠打了時簡一耳光,當場宣布和她徹底結束,時簡第一次被人打巴掌,可她不但不生氣,反而覺得前所未有的解脫,此時,易霈就在門外的車里,他看得清清楚楚。

  方柔的體檢報告一切正常,時簡不放心,讓她再去查一遍,方柔堅決不干,時簡謊稱她夢到方柔得了重病。

時間都知道第4集劇情介紹

  

  方柔勸時簡不要相信夢,答應再去做一次體檢,時簡很開心,迫不及待把見到葉珈成的消息告訴母親,母親也替她高興。格蘭城小區發生坍塌事件,易貿集團被迫停工,董事長向易欽東問責,他把事故責任推得一干二凈,易霈認為先妥善安撫好業主,然后再追究責任,董事長責成易霈協助易欽東處理此事,易霈不想趟這渾水當場拒絕。

  時簡特意來等葉珈成下班,邀請他一起看膠片電影,葉珈成婉言謝絕,時簡垂頭喪氣回到宿舍,看到賴俏打扮得嬌柔嫵媚要去見網友程子松,時簡知道他們倆最終不歡而散,苦苦規勸賴俏不要去見程子松,可她心意已決,時簡看到賴俏給程子松買的蛋糕,突然想起來葉珈成最喜歡吃的松露巧克力。

  時簡憑著記憶來找巧克力店,發現十年前還沒有這家店,時簡就去其他店里買來松露巧克力,她急忙就來到葉珈成每周去的網球館,看到他正和高彥斐一起打球,高彥斐一眼就看出時簡喜歡葉珈成,忍不住拿他們倆打趣。時簡把巧克力送給葉珈成,葉珈成以不喜歡吃甜食斷然拒絕。

  時簡不甘心就此放棄,就排隊去買波里尼的鋼琴演奏會的門票,她站在冷風中排了整整四個小時,結果票全賣完了,時簡只好從黃牛手里兩倍價格買了兩張門票,結果卻因為凍的時間太長感冒了,賴俏笑她太傻,可時簡是心甘情愿的,她不單想擁有葉珈成的將來,還想參與他的以前和過往。

  時簡時簡在葉珈成的單身公寓樓下等了很久,葉珈成才回來,時簡約他一起去聽波里尼鋼琴演奏會,并且說明這是波利尼第一次到中國來演出,她排了很長時間的隊,花了兩倍的價格才買到,葉珈成斷然拒絕,還拿出前幾天的短信質問時簡,埋怨她不該發那種曖昧的信息,時簡差點脫口而出是他未來的妻子,可最后一刻還是忍住了,時簡沒等葉珈成回答就把門票塞到他手里跑走了。

  演奏會當天,時簡早早等在劇場門口,可葉珈成遲遲未到。宋曉京提前出差回來,想給葉珈成驚喜,宋曉京滔滔不絕講述好朋友的婚禮盛況,可葉珈成卻迫不及待拿出自己的設計稿,拜托她交給宋教授過目,宋曉京看到波里尼的演出門票,葉珈成謊稱高彥斐給他的,宋曉京也沒有細問。

  時簡故意把手機關機,就是不想給葉珈成拒絕他的理由,葉珈成聯系不上時簡,就派高彥斐來通知時簡,高彥斐不想浪費高額的票價,想陪時簡去聽演奏會,時簡徑直坐車回家了,半路上,時簡接到葉珈成的信息,不許時簡再發信息給他,而且口氣冷漠,時簡心里黯然神傷,她不甘心就此放棄。

  賴俏想去程子松所在的城市工作,時簡百般阻攔,可她已經下定了決心,想為心愛的人做出改變,時簡也不再勉強,她突然靈機一動,想明白一個道理,原來葉珈成不喜歡松露巧克力,波里尼演奏會,都是因為她喜歡才,時簡立刻釋然。

  方柔將誒到醫院通知,讓她明天再去做B抄檢查,時簡意識到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即將發生,方柔不想浪費錢再去檢查身體,時簡想找工作掙錢給母親治病,可母親卻催她好好復習考研,時簡提出只要明天她去體檢,就答應安心考研。方柔做完體檢,醫生建議做病理檢查,時簡知道該來的都來了,方柔也猜到自己得了絕癥,可還是強打精神安慰時簡,母子倆惺惺相惜。

  格蘭城小區業主圍堵在易貿集團的大門口鬧事,常進拼命安撫大家,可他們群情激奮,局面漸漸失控,董事長來上班,向業主們承諾會盡快給他們妥善處理,可業主們還是不依不饒,董事長急火攻心當場暈倒。易欽東第一時間來見董事長,把格蘭城項目事故的責任全部推在常進身上,誣陷他為了吃回扣購進不合格鋼材,易欽東要向司法機關舉報常進。

  易霈主動來見常進,常進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極力為自己辯解,易霈就搬出易貿制衣陳建東涉嫌股票內幕交易被判十年徒刑,這全是易欽東背后指使,可陳建東卻做了替罪羊,易霈向他講明利害關系,勸常進不要步陳建東的后塵。

時間都知道第5集劇情介紹

  

  易霈苦苦規勸常進懸崖勒馬,常進卻不以為然,易霈只好承認時簡來找過他。常進回到公司,看到易欽東責令人事部門把他的東西全部搬走,還把工作證當場沒收,常進不甘心,馬上去找易欽東了解情況,才知道易欽東要對他停職調查,而且還誣陷常進賬戶多的100萬是回扣,常進反復聲明這是易欽東給他的獎金,而且建筑公司也是易欽東介紹的,易欽東指出合同上全是常進的簽名,讓他承擔一切后果,常進才意識到掉進了易欽東的陷阱,后悔沒有聽時簡的勸告。

  其實,易霈早就想到這樣的結果,他讓常進把易欽東的談話錄音,易霈拿著錄音和時簡給他的合同和檢驗報告一起交給易董事長,易董事長氣得大發雷霆。醫生檢查方柔的病理報告,發現她患有早起乳腺癌,只要手術切除就可以延長生命,時簡倍感欣慰,她慶幸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當年母親查出來已經是晚期,連手術都不能做,時簡想起母親當年生不如死的情況,不知道該怎么和母親說明此事。

  宋曉京特意約了李叔叔見面,想把葉珈成引薦給他,宋曉京還特意囑咐葉珈成不但要帶上設計圖紙,務必帶上茅臺酒和禮品,葉珈成翻出時簡送他的松露巧克力,想起自己對她的種種冷遇,心里很過意不去,就約時簡到書店的咖啡廳見面,時簡早早趕去赴約,她等了很久才等來了葉珈成。

  時簡把母親的病情說出來,還把心里的困惑告訴葉珈成,想聽聽他的意見,葉珈成勸她向母親和盤托出實情。就在這時,宋曉京打電話催葉珈成,他掛斷電話繼續勸時簡,讓她好好和母親溝通,配合醫生接受治療,時簡心里才稍稍釋然,她決定勇敢面對,宋曉京的電話繼續打來,葉珈成不想接,時簡讓他陪自己多待一會,葉珈成隨口說起外婆得癌癥晚期的事,外公帶著外婆世界各地旅行,兩年后外婆才安詳地離開,從那以后葉珈成對生死有了重新認識。

  宋曉京的電話又一次打來,催葉珈成趕快去見李叔叔,時簡不好意思再打擾,勸他盡快去赴約,葉珈成走得匆忙,把設計圖紙和禮品全部落在咖啡館,可他全然不知。葉珈成匆匆趕來見宋曉京,宋曉京狠狠數落了他一頓,才發現葉珈成沒帶圖紙和禮物,催他盡快取回來,葉珈成想進去向李叔叔說清楚,宋曉京氣得大發雷霆,當面指出李叔叔是看在她父親的面子上才肯見面,葉珈成不想靠關系,賭氣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時簡鼓足勇氣向母親說出真實病情,所幸母親得了早起乳腺癌,只要手術切除就可以控制,方柔不想花錢治病,不想給時簡增加負擔,時簡答應會想辦法掙錢,鼓勵她堅強面對,她們倆一起和病魔作斗爭,方柔決定接受治療,她去醫院做檢查,時簡用自己的獎學金請母親吃蛋糕。

  程子松和賴俏請時簡吃飯,時簡知道程子松以后會辜負賴俏,對他不冷不熱,程子松向賴俏詛咒發誓,要一輩子和她在一起,賴俏準備放棄上海的一切去蘇州投奔程子松,程子松找各種借口推諉,還口口聲聲要來上海工作,時簡知道他在說謊,當場提出質疑,程子松憑借三寸不爛之舌繼續哄騙賴俏,賴俏對他深信不疑。

  飯后,時簡繼續勸賴俏,可她就認準程子松,賴俏要去易貿公司應聘,時簡不想去易貿,她向其他公司投了簡歷。時簡來給葉珈成送圖紙和禮品,看到宋曉京來找他興師問罪,逼葉珈成向她賠禮道歉,葉珈成覺得自己沒錯,他不喜歡宋曉京做事的方法,想靠自己的努力得償所愿,不想靠她父親的地位達到目的,宋曉京苦苦規勸他,并向他講明厲害關系,葉珈成斷然拒絕,宋曉京無奈也只好向他認輸。

  時簡等在樓下,一直等到葉珈成送宋曉京離開,臨走,宋曉京還親了葉珈成一下,時簡心里很不是滋味。葉珈成送走宋曉京,轉身才看到站在墻角的時簡,時簡把圖紙和禮品還給葉珈成,葉珈成詢問了她母親的病情,沒想到宋曉京突然返回來,看到葉珈成和時簡在一起,宋曉京立刻火冒三丈,她得知時簡來給葉珈成送設計圖,才知道葉珈成上次遲到是為了見時簡,她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時間都知道第6集劇情介紹

  

  宋曉京劈頭蓋臉向葉珈成問責,一口咬定時簡接近她的目的就是為了葉珈成,宋曉京咄咄逼人地質問,時簡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該如何辯解,葉珈成趕忙從中解圍,這下更激怒了宋曉京,她賭氣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易欽東想用最少的錢賠償業主損失,只是簡單地對房屋損壞部分進行修繕,董事長對他這種投機的做法很不滿,就問易霈的想法,易霈提出把格蘭城小區的房子全部推到重建,不但能讓業主看到易貿集團處理問題的誠意,也能重新贏得業主的信任,還會挽回公司的聲譽,易霈提議給業主建一個終身免費的娛樂場所,易欽東當場提出反對,可董事長易老爺贊成易霈的建議,還把格蘭城項目全權交給他處置。

  易欽東不服氣,他一散會就來找董事長理論,沒想到易霈也在董事長辦公室,董事長單獨把易欽東留下來,當面揭穿他在澳門賭博欠了很多債,根本無心打理公司業務,才出現坍塌事故,董事長罰他在家閉門思過,易欽東百口莫辯,也只好照辦。時簡想搬回家照顧母親,賴俏很不舍得她走,可還是幫她收拾行李。

  常進想去外地避風頭,臨走前來和時簡告別,時簡勸他去投案自首,爭取從輕發落。賴俏把時簡的行李送回家,無意中說出時簡和常進分手的事,方柔苦苦逼問其中緣由,認為是自己得病拖累了時簡,賴俏勸她不要胡思亂想,可方柔認定時簡是不想讓她操心才故意隱瞞,賴俏又透露出時簡放棄考研找工作的事,方柔更加自責,她對此事毫不知情。

  易霈和時簡送常進去檢察院,常進追悔莫及,后悔當初沒有聽時簡的勸告,才導致今天這樣的結局,常進和時簡提出分手,然后就走進檢察院投案自首,時簡望著常進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易霈重新收回格蘭城項目,他想報答時簡,時簡婉言謝絕。方柔越想越傷心,覺得自己拖累了時簡,她喝安眠藥自殺。

  時簡回家發現母親喝了安眠藥,她趕忙打電話向易霈求助,易霈二話沒說就把方柔送去醫院搶救,多虧他們送來及時,方柔很快脫離生命危險,時簡才松了一口氣,方柔很內疚,連連向時簡認錯,時簡對她好言相勸,不許她再想不開,方柔也提醒她以后有任何事都要坦誠相見,不要有任何隱瞞,時簡滿口答應。

  易霈一直守在病房門口,時簡安撫好母親,就出來向他表示感謝,時簡考慮再三,懇求易霈給她一份穩定的工作,易霈答應會好好考慮。宋院長想讓葉珈成用他設計的靈鳥方案參加市里的競標,葉珈成覺得靈鳥不適合那個項目,想參加明年的設計大賽,宋院長想讓宋曉京和葉珈成一起籌備大賽的事。

  格蘭城小區開始拆除,大部分業主不準備退房,可有的業主提出額外賠償,易霈堅決不同意任何私下的賠償協議,賴俏覺得都是因為自己多話才讓方柔想不開,主動登門道歉。易霈決定籌備格蘭城配套設施的施工,爭取更多的業主,他還讓特助張愷想辦法把時簡安排到總經理辦公室,易霈還要親自面試時簡。

  易霈找宋教授商量格蘭城項目的重建事宜,宋教授帶葉珈成和宋曉京一同前往,半路上宋教授催葉珈成和宋曉京明年結婚,宋曉京卻對時簡主動接近葉珈成的事耿耿于懷,葉珈成也不解釋。易霈請宋教授他們三人吃飯,宋曉京趁機攛掇易霈和葉珈成合作,易霈對葉珈成的設計作品很感興趣,答應會好好考慮。

網絡微評
? ?
足彩半全场胜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