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少年志劇情介紹

1-6集

大宋少年志第1集劇情介紹

  

  大宋慶歷年間,大宋與夏、遼對峙,爭斗不休。慶歷初年,夏遼侵犯,大宋邊軍臨危受命,守護國土。大戰轉折役便是祈川寨之戰,兩軍對抗,大宋邊軍于祈川寨落入陷阱,遭遇夏軍伏擊。關鍵時刻,邊軍戰士元伯鰭死戰不退,鼓舞士氣,期望用鮮血守護國土與山河,然而個人勇猛難擋戰局大勢,祈川寨一戰宋軍幾乎全軍覆沒。此戰過后,大宋與夏遼簽訂盟約議和,爭斗雖休,但因為這場戰役產生的猜疑與懷疑都在黑暗中滋長。兩年后,壓抑的力量終于爆發。

  兩年后的開封城,殿前司麾下宣武軍都頭梁竹奉命捉拿元伯鰭,他提起了樊宰執兩年前擅自修改議和文書的罪行,元伯鰭也是樊家門下,他與此事脫不了干系。元伯鰭劍法精湛,梁竹想讓元伯鰭當場使出劍法,元伯鰭不愿當眾使出劍法,認為自己的劍法與此事無關。梁竹再度提起了兩年前祈川寨慘敗一事,認為元伯鰭之所以能從戰亂中平安歸來定是夏人有意放之。見元伯鰭一身傲氣,梁竹命人看緊了元伯鰭,將他囚于元府內。同時,梁竹到太學院找上了元伯鰭的弟弟元仲辛。元仲辛生性頑劣,他本想否認自己的身份,可一旁溫和的太學學子王寬卻一言拆穿了元伯鰭的話,將元仲辛的身份告訴梁竹。

  梁竹帶走了元仲辛,王寬一路跟著元仲辛來到了元伯鰭的府邸,卻被攔在了府邸外。元仲辛入府,他看到了遍體鱗傷的元伯鰭,不禁心底震驚,可還是維持著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梁竹當眾稱元伯鰭有叛宋之嫌,想讓元仲辛說出元伯鰭當年之所以平安歸來的真正原因,可元仲辛卻故意稱他與元伯鰭感情不和,如果梁竹想抓元伯鰭,他可替梁竹做偽證。梁竹沒料到元仲辛竟是一個紈绔子弟,他從元仲辛身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話,故將元仲辛趕出了元府。

  元仲辛與王寬回到太學院,可張學官卻將元仲辛逐出太學院,生怕元仲辛會給太學院惹出禍端。王寬為人正直,認為張學官處事不公,他替元仲辛抱不平,可張學官卻心意已決,不愿意留下元仲辛。元仲辛拿著包袱離開太學院,他準備救元伯鰭,王寬善良仗義,他決定助元仲辛一臂之力。除此外,二人在街上意外遇到了一俠義女子,女子留下一張請帖,邀元仲辛夜晚前往歡門赴宴,她可以幫元仲辛救人。

  白天,元仲辛與王寬來到女子所說的地點,卻發覺小樓里破敗不堪,可夜晚到來之時卻意外發覺小樓煥然一新,與白天完全不一樣。請帖上只有元仲辛的名字,王寬被攔在了歡樓外。元仲辛獨自赴宴,王寬則從后院翻墻而入,他在后院遇到了一貌美女子小景,小景正愁苦于自己今晚獻舞之事,王寬加以引導,小景得到了王寬的開導后為王寬指明了宴會的方向。

  王寬來到宴席上,宴席除了元仲辛之外,還有開封府四大紈绔之首韋衙內。韋衙內非但認識王寬,更是十分意外道貌岸然的王寬也會出現在青樓之中,王寬一本正經地入席宴會,稱此番是為了元仲辛而來。之后,小景作為舞者出來獻舞。一舞過后,小景前來邀請元仲辛上樓,可韋衙內卻執意要一起上樓,小景無奈同意,王寬也決定與二人一同上樓。

  元府,梁竹逼迫元伯鰭拿劍,可元伯鰭卻執意不肯拿劍。梁祝提起梁尋,元伯鰭眸光微頓,他記得梁尋,也十分意外梁尋竟是梁竹的親弟弟。九千多人都死在戰亂中,梁竹不相信元伯鰭憑著一己之力可以逃出邊疆,為了給梁尋報仇,梁竹誓要親手殺了元伯鰭。

大宋少年志第2集劇情介紹

  

  小景帶著元仲辛上樓后便離開房間,一貌美無雙的女子推開了房間門,向元仲辛提起了元伯鰭所受的冤枉,她此次是為找元仲辛而來,卻意外發覺元寬跟韋衙內也在房間里,韋衙內一見女子便色心大起,可女子卻趁三人不備時將三人鎖在房間中,用迷藥迷暈了三人。

  元仲辛三人在荒廟中醒來,元仲辛想趁機逃跑,可荒廟前后都有人把守,韋衙內還在心心念念著青樓中的女子。直至青樓女子現身之時,韋衙內這才發覺女子跟門口看守他們的匪徒是一伙的。女子將他們的身份告訴三人,他們這批人都是大遼的暗衛兵,當年元伯鰭寧死不屈,以一敵百的威名震懾邊關,大遼重才,故想幫元仲辛救出元伯鰭,讓他們一行人投靠大遼,封以爵位。韋衙內不愿賣國求榮,元仲辛匆忙將韋衙內拉回荒廟中,將自己準備假投降的計劃告訴二人。遼人只給他們一炷香的時間,若他們不先假意投降,必會死在遼人手中,他們可先答應遼人的條件,待遼人將他們送回開封府時再另想辦法逃跑。

  一炷香時間到,元仲辛要求遼人先救出元伯鰭,遼人稱救元伯鰭的方法她已帶來,韋衙內身份非凡,以他帶頭便能喝退元府中的禁軍,救出元伯鰭。遼人生性多疑,女子生怕元仲辛是假意投降,她要求元仲辛先殺了王寬表明心志,元仲辛拿過女子手中的刀,按她所說的殺了王寬,取得了女子的信任,再趁機將女子挾制住。女子十分震驚于元仲辛的心狠手辣,王仲辛卻揭開了事情真相。原來,元仲辛根本就沒有傷到王寬,王寬身上的血是元仲辛刺入自己的手掌所流下的血,元仲辛從女子口中得知女子名叫趙簡,他本想挾持趙簡,可王寬卻忽然拿掉了元仲辛手中的刀,揭開了趙簡的身份,趙簡并未是遼人,而是忠心耿耿的趙家之后,也是他未過門的妻子,二人從小便訂下了娃娃親,只是后來王寬的父親悔約,可王寬心底里卻認定了趙簡,從未變過。

  元仲辛與趙簡心平氣和談話,想知道趙簡為何要假扮遼人。趙簡坦言稱今日會有大遼暗探前來尋元仲辛,她是為了幫元仲辛而來,之所以假扮遼人也是為了試探元仲辛的心性,她希望元仲辛能幫助他們擒獲大遼暗探。事成之后,他們自會放了元伯鰭。元仲辛眼底閃過一絲精光,他明確告訴趙簡,要他幫忙除了要放了元伯鰭之外,還要給他五萬貫錢。五萬貫錢并不是小數目,趙簡雖氣極,可也不得不答應元仲辛。

  大遼暗線韓先生已經來到了開封府,他從手下口中得知了元仲辛的下落,決定前往歡門找元仲辛。元仲辛一行人已回歡門,趙簡讓韋衙內與王寬自去留,而元仲辛則需要跟她離開,她會在這段日子里跟元仲辛扮演一對情投意合的情侶,與元仲辛同行同宿。元仲辛生怕王寬會介意,可王寬為了大宋,只好不拘泥于此小節。趙簡與元仲辛扮成一對恩愛情侶離開了歡門,二人的一切行為落入韓先生眼中,韓先生暗中跟上了二人。

  歡門,元寬留在青樓內,他深知趙簡必不會輕易放他跟韋衙內離開,故他干脆留在青樓內,等著小景前來找他。另一邊,韋衙內剛一出青樓就被一青年壯漢所抓住,韋府的家丁都不敵青年壯漢。

大宋少年志第3集劇情介紹

  

  小景為王寬蒙上眼睛,駕著馬車帶著王寬離開歡門。元仲辛與趙簡來到一間客棧,決定暫住于客橈中。二人只要了一間房間,一進房間,趙簡便與元仲辛攤牌,立即讓元仲辛松開她的手。元仲辛得知了客棧里的人都是禁軍所扮,他向趙簡保證,大遼暗探決不會踏進客棧半步。

  青年壯漢薛映抓了韋衙內,韋衙內百般問話,可薛映卻沉默不語,只拿著刀不肯讓韋衙內離開房間半步。韋衙內手指尖被刀劃破,他憤怒不已地扔出手中的東西,砸向薛映,可薛映依舊紋絲不動,非但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更是不肯讓韋衙內離開。隨后,小景溫柔地帶著王寬來到了房間,她十分意外薛映額頭流血,二人的任務已完成,故二人將王寬與韋衙內留在了房間內便離開。

  韓先生沒有進客棧,元仲辛坦言告訴趙簡,這間客棧的伏兵太多,過于明顯,韓先生根本不會上當。趙簡手中拿著弩器,想要知道元仲辛的打算,元仲辛認為如今應當減少客棧伏兵,多外出走動,減輕韓先生的戒備,可趙簡卻自信認為遼人定看不出他們的精密部署。

  房間內剩下王寬與韋衙內二人,一老者從書架后邊走出,老者要求二人回答他的問題,只要二人能答出這是哪里,他便放了二人。二人都是被蒙著眼睛進來的,韋衙內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哪里,可王寬卻聰明異常,他一路都記下了所有的轉折點,一言道出這里是大內。韋衙內與老者陸觀年都十分佩服王寬的縝密心思,陸觀年坦言告訴王寬,他暫領職秘閣,現樞密院聯合六省之院創秘密學院秘閣,自成立起,秘閣便甄選天下少年才志為大宋效力。如今大宋繁華幕后,北遼虎視眈眈,夏虎雄勢崛起,秘閣所取人才,將于無人所知處掃魑魅,平天下,為大宋帶來安定。王寬聽到陸觀年的話后,決定舍棄仕途之路,甘愿從太學院內除名,少年壯志地加入秘閣,而韋衙內聽到秘閣是男女同院,故也欣喜地決定留在秘閣。

  元仲辛與趙簡留在客棧內休息,趙簡身藏無數箭弩,深深提防著元仲辛。為防止元仲辛對自己胡來,趙簡出言警告元仲辛,要求元仲辛入夜之后不許靠近她,且在房間內不得脫衣。次日,元仲辛與趙簡上街引出韓先生,元仲辛尋機擺脫了趙簡,他略施小計用一張大字帖引出了韓先生。二人一路閑談,元仲辛一路向韓先生介紹著開封城的美食小吃,韓先生對于開封的風土人情大感興趣。二人來到一隱蔽處,元仲辛把趙簡的計劃告訴韓先生,韓先生愿幫元仲辛救出元伯鰭,只要元仲辛肯勸元伯鰭歸順大遼。元仲辛沒有答應韓先生,反提起了守在他身旁的趙簡,稱趙簡身份非凡,必知道大宋許多軍情,明日可他將趙簡帶來此處,讓韓先生設計活捉。事情之后,韓先生只需要付他一萬貫錢,韓先生本有猶豫之色,可元仲辛的三寸金蓮還是讓韓先生點頭答應了他,與他達成合作。之后,元仲辛暗中找到一位老者,他請老者出手幫忙此事,稱事成之后他可得到六萬貫錢,愿與老者五五分。老者答應元仲辛幫忙,卻要獨攬六萬貫錢。

  趙簡回到秘閣,她將元仲辛逃跑的事情告訴陸觀年,陸觀年心中了然,他認為元仲辛幾性子桀驁,必不會在這時逃跑,他倒想看看元仲辛究竟想做什么。之后,元仲辛回到客棧,他告訴趙簡,他白天本想逃出城,卻發現有人暗中跟蹤他,他只好重新回來。趙簡謹記陸觀年的話,她沒有全信元仲辛,只順著元仲辛的意思往下談,決定于次日陪著元仲辛再次上街,看清元仲辛的意圖。次日,元仲辛帶著趙簡來到昨日與韓先生約好的地方,幫著韓先生迷暈趙簡,換取了一萬貫錢跟一張地契。趙簡醒來,她斥責元仲辛賣宋求榮,元仲辛怒氣沖沖想要殺了趙簡,卻被韓先生攔住。

  王寬與韋衙內被帶到州北瓦子,小景與薛映亦在現場,小景告訴王寬,趙簡與元仲辛為誘敵而消失在這里,陸觀年已經將此事交給他們第七齋來處理。秘閣成立學院分為十齋,他們四人與趙簡便是第七齋的成員,如今趙簡失蹤,他們需要靠自己找出趙簡跟元仲辛的下落。

  韓先生手下來報,他們的瓦子被禁軍查封,韓先生懷疑起了元仲辛,且趙簡也要求韓先生殺了元仲辛,只要元仲辛一死,她便與韓先生達成合作,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告訴韓先生。元仲辛無謂聳肩,他提起了自己跟趙簡的情義,認為自己也可以殺了韓先生,與趙簡重歸于好。這時,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韓先生的手下去開門,震驚發覺門外竟站著一位傀儡。

大宋少年志第4集劇情介紹

  

  王寬一行人發覺州北瓦子的賣藝人極有可能是大遼人,他們決定一查府衙存檔,查出賣藝人的來路。韋衙內身份非凡,輕而易舉便要來了府衙存檔,王寬查過存檔后,震驚發覺賣藝人并非是遼人,開封城極有可能存在著第三股勢力。

  韓先生將傀儡移進屋里,發覺傀儡并無人操控,卻奇跡般地出現在了街上。此事蹊蹺異常,正在韓先生想要轉移地點之時,大門再度響起了一陣敲門聲,操控傀儡的賣藝人前來向韓先生乞討。韓先生與手下都被賣藝人引開,元仲辛趁機帶著趙簡離開,二人在一股勢力的幫助下綁了韓先生。韓先生被綁,趙簡也趁機挾持了元仲辛,她問起了元仲辛的意圖,元仲辛稱他乃是禁軍麾下,這次是想借用趙簡引出大遼暗探,他可帶領趙敏前去見他的上級將軍。趙敏在元仲辛的帶領下見到了操探傀儡的老人,她問起了禁軍的來路,這才得知自己被元仲辛騙了,可還未等她反應過來,元仲辛便打暈了趙敏。

  王寬順著府衙文書找到了賣藝人的住所,元仲辛出來見王寬,稱大遼暗探跟趙簡都被他所抓。他要求秘閣交出五萬貫銅錢,放了元伯鰭,他便交出大遼暗探跟趙簡。薛映將刀架在了元仲辛的脖子上,要求元仲辛立即放了趙簡。元仲辛根本不受薛映威脅,小景為了救趙簡,決定先回秘閣請示陸觀年。陸觀年聽到了元仲辛的所作所為,他決定籌集五萬貫銅錢,如了元仲辛的意。小景按照陸元年的吩咐,先送來了一萬貫銅錢,一萬貫銅錢沒有折成金銀玉哭,足足有兩百輛馬車。元仲辛命人押著馬車跟他一起走,他走到集市上忽然掙開了手上的繩索,發出了身上的信號彈,引來了無數搶銅錢的百姓,自己則趁亂逃走,薛映看到元仲辛逃走的身影,急忙上前追去。薛映武藝非凡,元仲辛出身于武學之家,他的武功底子也不差,非但武藝沒有輸給了薛映,就連逃跑的能力也勝于薛映一籌。

  元仲辛前來找韓先生,他準備將韓先生交給禁軍,可韓先生的功夫卻遠在元仲辛身上,他早就能逃,卻沒想過要逃,這次來開封他就是等著被元仲辛抓。韓先生不想殺元仲辛,只想知道門口那些耍傀儡的人是什么身份,元仲辛坦言稱老賊那幫人混跡多年,各種買賣都有涉及其中。如今元仲辛交不出五萬貫錢,必是與老賊那幫人鬧翻,韓先生想知道元仲辛日后有何打算,他愿意自綁送上門來給元仲辛,讓元仲辛把他交給朝廷。元仲辛寫了字條給王寬,將韓先生的下落告訴王寬。王寬一行人找到了韓先生,這才得知韓先生并非是暗衛處的,而是北院官職,大惕隱司的韓斷章,韓斷章直言提出他的意圖,他想見大宋皇帝。

  元仲辛綁著趙簡準備帶她出城,他決定用趙簡換元伯鰭。趙簡打從一開始就猜到了元仲辛的意圖,元仲辛深怕朝廷會用他威脅元伯鰭,故他根本不想加秘閣,而他之所以抓遼人換錢是想讓朝廷覺得他品行不端,然后他再用趙簡去換元伯鰭,繼而帶著元伯鰭一起離開開封,隱居山林。元仲辛十分震驚于趙簡的聰明強勢,趙簡早已讓馬車改了行蹤,他們這時正在往秘閣的方向出方,元仲辛除了加入秘閣,別無選擇。

  趙簡準備帶元仲辛回秘閣,元仲辛卻提起了香鋪的密文,引趙簡一行人前往香鋪,可趙簡卻早已經猜到了元仲辛的意圖,元仲辛是想找出香鋪的后門,逃離這里。元仲辛坦言告訴趙簡,他不愿意進秘閣,如果他們繼續相逼,他只能一死了之。王寬身為元仲辛好友多年,他一舉拆穿元仲辛的謊言,可元仲辛卻當著幾人的面跳下水井。

大宋少年志第5集劇情介紹

  

  元仲辛跳入水井,王寬帶著趙簡一行人來到河邊,稱水井與河底流通,元仲辛熟悉水性,必是從河底逃走。趙簡經過這幾日的相處,已經摸清了元仲辛的習性,她前來找老賊,讓老賊出動全城的潑皮,守住城門,防止元仲辛趁亂逃出開封。原來,老賊已被秘閣收編,暗中幫助著秘閣做事。除了五萬貫錢之外,元仲辛最在意的人便是元伯鰭,趙簡決定從元府入手,找出元仲辛。

  梁竹再三凌辱著元伯鰭,逼迫元伯鰭拔劍,他將劍架在了元伯鰭的脖子上,可元伯鰭依舊紋絲不動,沒有任何拔劍的念頭。梁竹痛恨元伯鰭,恨不得死在沙場上的人是元伯鰭,元伯鰭也同樣恨自己,認為死在沙場的人應該是自己。這時,梁竹被元仲辛設計支開,元仲辛從元府中救出重傷的元伯鰭,想帶著他逃出開封。元仲辛早有準備,他將元伯鰭藏于馬車上,自己喬裝打扮成菜夫,卻被梁竹發現端倪,趙簡一行人也早守在街上等著元仲辛。趙簡一行人攔下了元仲辛,元伯鰭從馬車上現身,梁竹也帶著禁軍趕到。秘閣隸屬樞密院,趙簡想護下元仲辛與元伯鰭,可梁竹卻上前與薛映交起手來,執意不肯放過元伯鰭與元仲辛。殊不知,元仲辛已經匆忙趁亂帶著元伯鰭逃走。

  梁竹發現元伯鰭逃走,他前去抓元仲辛與元伯鰭。趙簡不打算攔著梁竹,決定等梁竹抓住元家兄弟后,再讓陸觀年出面將元家兄弟要回來。元伯鰭負傷,他不愿意連累元仲辛,故想讓元仲辛單獨出城,元仲辛不肯丟下元伯鰭,二兄弟爭執之際,梁竹追來。元伯鰭深知梁竹的勢力深大,他跪地懇求梁竹放過元仲辛,可梁竹卻要求元伯鰭向他磕頭。元仲辛無法眼睜睜地看著自家兄長受辱,他上前與梁竹交起手來,可根本不敵梁竹,還重傷跪地。元伯鰭指導著元仲辛吐出體內淤血,韋衙內與小景想出面護下元仲辛跟元伯鰭,可梁竹根本不買二人的賬。梁竹命人打折元仲辛的腿,元伯鰭為護住自己的弟弟主動出手,與梁竹交起手來。高手過招,平分秋色,元伯鰭能力絲毫不遜色于梁竹,甚至更勝梁竹一籌,直接將梁竹打暈在地。

  元伯鰭沒有出城的念頭,可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元仲辛,他決定親自送元仲辛出城。元仲辛不解元伯鰭為何不出城,元伯鰭只提起了兩年前的祈川寨之戰,卻沒有詳細說明不肯出城的原因,他希望元仲辛離開開封后,能越走越遠。城門口,元仲辛還沒有離開,韋太尉便率領禁軍來到,準備以襲擊禁軍之罪拿下元家兄弟,關鍵時刻,陸觀年帶來樞密院的兵符,以樊大人的名義保下了元家兄弟。如今樊大人自請邊關巡防,元伯鰭決定離開開封,追隨樊大人,愿為樊大人鞍前馬后,他也同樣希望元仲辛能夠多加保重。

  陸觀年與元仲辛談話,稱元仲辛是十分適合進秘閣之人,如果秘閣錯失了元仲辛,將會遺患無窮,他希望元仲辛能夠留在秘閣,他愿給元仲辛一年的時間,一年后元仲辛去留自由,秘閣絕不勉強。元仲辛松口答應進秘閣,他一路跟著陸觀年,陸觀年將進秘閣的第一個任務交給了元仲辛。入秘閣者須于無路處生機,元仲辛必須自己找到秘閣的入口。元仲辛正在尋找秘閣入口之時,趙簡忽然出現,她警告元仲辛,所謂秘閣皆是山野精怪,元仲辛既然進了秘閣便別想著再逃離出去。之后,趙簡離開,元仲辛從風向尋找到了秘閣的入口,秘閣大門為他敞開。踏進秘閣,元仲辛遇到了趙簡,趙簡為元仲辛帶路,她警告元仲辛,元仲辛想去哪一齋都可以,就是不能與她同在第七齋,元仲辛也不愿意跟趙簡朝夕相處,他一口答應了趙簡的要求,他絕不跟趙簡同在第七齋。

  元仲辛見到了陸觀年,陸觀年聽到元仲辛是從暗門進來的,心底頗為意外。秘閣入口頗多,能直接找到暗門的極為少見,多半是從其他線索找到秘閣,王寬是從文字謎上找到秘閣,而韋衙內則想粗暴通過砸墻的手段進入秘閣,幸虧陸觀年及時出面阻止,將韋衙內帶入秘閣。至于小景,她情況特殊所以不用經受任何考核。陸觀年有意將元仲辛安排在第七齋,元仲辛不同意,可陸觀年卻心意已決,他告訴元仲辛,秘閣中人的首要任務便是維護和平穩定,他帶著元仲辛與趙簡來到第七齋的庭院,稱日后的一切吃穿用度,他們都需要自己解決。

大宋少年志第6集劇情介紹

  

  七齋學員在講堂里會集,元仲辛問起了小景的身份,陸觀年稱小景以前是渤海堤成員,如今是宋人,她因對朝廷有貢獻而特許進入秘閣。知道小景的身份后,元仲辛當場提起了薛映的身份,他經過細膩的觀察早已經知道了薛映是鄉兵,元仲辛所知道的趙簡都早已經知道,可她并沒有提起此事,為的就是不愿意讓薛映難堪。陸觀年認為元仲辛雖極其聰明,可卻不如趙簡。正在這時,小景的呼救聲傳來,她背著魂不守舍的韋衙內回到七齋,看到韋衙內的情況,趙簡便知道韋衙內是遇到了三齋的付青魚,付青魚雖是秘閣第一美人,艷壓群芳,卻是一位男人,韋衙內必是被付青魚嚇到。聽到了趙簡的話,元仲辛惡劇心起,捉弄起了韋衙內。

  陸觀年準備將一項重要任務交給第七齋,任務開始前他會安排三位老師給他們加緊上課,三門課分別是追蹤、武藝和秘道秘聞,上課之前他們必須要選出一位齋長,由齋長來主導著齋內的成員。齋長之位須由齋內成員投票決定,韋衙內與趙簡都有意競爭齋長,韋衙內以錢財拉攏著元仲辛,而趙簡不僅拉攏了小景,更是拉攏了薛映。

  次日,趙簡與韋衙內、王寬三人競爭起了齋長之位,小景將票投給了王寬。原來,王寬昨晚便找上了小景,他提起趙簡跟元仲辛之間的不和,若是他們兩人當上了齋長,必定會爭對另一個人,所以為了避免這個情況,齋長之位只能由他或者小景來當任。小景若是不愿意當任齋長,他希望小景能將票投給他,小景答應了王寬。三人的票數同票,陸觀年無法選出齋長,只好決定換個方法選齋長。從今日開始的五日課程中,第七齋的所有人員都將由接下來的三位老師評選,選出一位成員當任齋長。

  第一堂課是黑道秘聞,由老賊來教學,老賊簡單教過一些刺面知識后就將他們趕至院里,教導追蹤術的老師正在院中等著他們。所有人前往院內,昔日的信安軍岳軍校前來見過六人,他給出的第一個任務便是要求六人能在院中碰到他。岳軍校的身手極快,他輕如鴻雁,四人齊上都無法抓到岳軍校,元仲辛決定出其不意地用沙子灑向岳軍校,讓沙子碰到岳軍校,可岳軍校身上根本就沒有沾上半點灰塵。趙簡不信岳軍校的話,她要求岳軍校給她檢查,岳軍校答應了趙簡,趙簡雙手觸碰到了岳軍校,輕松地贏下這個任務。之后,岳軍校與老賊分別訓練著這六人,元仲辛意外地發覺薛映根本看不懂字,他在夜晚與王寬閑聊之時故意奚落起了薛映。殊不知,薛映正站在二人身后,他聽到了元仲辛對他的奚落,怒氣沖沖地走上前,用刀將元仲辛手中的蘋果一分而二。

  梁竹受陸觀年所托,前來教授第七齋成員武藝。原來,陸承觀年早先便在街上找到了喝得爛醉如泥的梁竹,他請梁竹前來教學院成員武藝,其中包括王仲辛,他不管梁竹對元仲辛用了什么教學方法,只要元仲辛不死不殘即可。梁竹簡單介紹過了自己便開始教學,他直入主題準備實戰教學,故讓元仲辛與他單打獨斗。梁竹以教學之名將元仲辛往死里打,元仲辛身負重傷,王寬上前護下元仲辛,認為實力相差過大的教學毫無意義。梁竹聽了王寬的話,決定讓齋內成員相互切磋,他點名挑中了薛映,讓重傷的元仲辛對戰薛映。薛映實力深厚,穩占一個狠字,元仲辛從一開始便選錯了穩守之法,之后的幾次反擊又慢了一步,被薛映打趴在地,梁竹斷定元仲辛敗局已定。

  元仲辛被薛暈打昏迷,他醒來發現趙簡守在他身旁,趙簡稱元仲辛已經躺了一天一夜。趙簡不愿意照顧元仲辛,卻無奈奉了陸觀年的命令,陸觀年希望他們能緩和關系,將來才能一同出生入死。元仲辛與趙簡談起話來,趙簡提起自己留在秘閣的原因,她想要為她自己而活,全天下能讓女子入學的只有秘閣,故她會為了留在秘閣而不顧一切,她希望元仲辛能夠不要阻礙到她的道路。

網絡微評
? ?
足彩半全场胜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