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我們還年輕劇情介紹

1-6集

趁我們還年輕第1集劇情介紹

  

  菲林公關有限公司,于總大發脾氣問責策劃人,員工們都低頭不語,樊書臣開口建議于總先安撫好客戶,方案的策劃人史唯聰還沒到場。樊書臣偷偷給史唯聰發信息說于總大發雷霆的事,史唯聰是他從小到大的死黨,他必須要維護。

  史唯聰抱著一大堆方案來到會議室,于總正要發火,樊書臣解圍說其實這個案子無論誰來做都要背鍋,所以不能完全怪到史唯聰及其團隊頭上。事已至此,于總只能按照樊書臣的提議來做,他就給了樊書臣和史唯聰24個小時來解決這次公關危機。

  回到辦公室,樊書臣給團隊的人布置任務,史唯聰傻站在一邊,他就要史唯聰趕快去聯系李泱泱。此時李泱泱在基友們的群里發了一段求助的語音,希望在北京找到一位可以馬上接受采訪的大拿。基友團體四人組還有一位是紀絢麗,她現在在水療館工作,他們四個人都是從高中就在一起的好朋友。

  菲林的大廳里,樊書臣剛解決完鬧事的客戶,項目二組新來的林子渝就跌跌撞撞跑過來差點撞到他。得知林子渝是項目二組的新人,樊書臣就拉著她到辦公室去干活,她可是二組的免費勞動力。這邊史唯聰他們在咖啡館里聚會商量李泱泱采訪的事。史唯聰拿出樊書臣的計劃來要李泱泱照做,只要她拿著這幅畫參加晚上的慈善晚宴并讓何先生拍下,那專訪的事就有希望。

  會議室里,樊書臣控場將網絡數據和市場調查分析給之前鬧事的客戶們聽,整個公司的女員工都圍在外面偷看,她們被里面的樊書臣迷得顛三倒四。忙完會議室里雜活的林子渝沒事可做,她就打開會議室的門推開那些女員工離開了。一組的組長拉著二組的組長去樊書臣那里鳴不平,因為二組來了一個大美女,可他們一組全是男的。樊書臣開玩笑要把一組組長調去史唯聰那里,一組組長不愿意,但二組組長鄭旗卻恨樂意。

  鄭旗拿著文件到廁所去找史唯聰簽字,史唯聰還蹲在廁所里跟女朋友聊天。拿到簽字文件后,鄭旗有些無語,因為史唯聰整個一不修邊幅的樣子大搖大擺從辦公室走了出去。史唯聰和女朋友范天天在外面約會,她又要求加名字到房產證。為了這件事,史唯聰晚上把好基友們約出來商量對策,他有心加女朋友名字,可爸媽不同意。三個好朋友不僅不出謀劃策,還火上澆油。

  史唯聰本想跟爸媽說房子加名字的事,可他話沒開口,媽媽就給了一個游戲機和一筆零花錢,他馬上就把這件事拋到腦后去了。公司里,樊書臣下班時發現林子渝的位置電腦還開著,他有些好奇就走過去看看情況,果然她也還沒下班而是在咖啡間換桶裝水。樊書臣本想幫忙換水,沒想到他的力氣還比不上林子渝,她一個手就把桶裝水給換上了。

  次日,樊書臣到場地查看情況就發現工人們束手無措,林子渝一個人忙活。史唯聰帶范天天回家跟爸媽商量結婚的事,他爸媽不同意加女方名字,氣得范天天摔門而出。回公司的路上,樊書臣見林子渝一個人拖著大口袋,有些心軟他就停車帶她一起回去。嘴硬的林子渝說她雖然是個新人,但以后有了經驗就會處理好突發事故。樊書臣覺得好笑。

趁我們還年輕第2集劇情介紹

  

  回到公司,樊書臣大發脾氣,要求項目組的人把啤酒節的策劃案拿進去。鄭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靈機一動,拿出去年的策劃案要林子渝送進去。林子渝小心詢問樊書臣是不是他們組出了什么問題,樊書臣要她多跟著史唯聰學習。這時候史唯聰氣沖沖走了進來,不由分說質問樊書臣為什么拿走二組的案子,接著又光火的把手上的資料都扔到林子渝臉上。

  公司的食堂,林子渝沖到樊書臣面前,質問他為何要讓她把啤酒節策劃案拿出來,弄得現在她被史唯聰誤會。樊書臣沒有回答,林子渝就接著問他就是這樣把當初入行的師傅逼走再搶其他組的案子嗎。樊書臣沒有回答林子渝的問題而是說她這種性格在菲林根本待不下去,云云急忙她拉出去勸解,勸林子渝好好學。

  李泱泱打電話要史唯聰扮演一回她的男朋友,史唯聰正手忙腳亂就要她去找樊書臣。李泱泱正在咖啡廳跟紀絢麗吐槽雜志社酒會的事,覺得她不帶一個男朋友過去肯定會被其讓他人嘲笑。這時候一個中年大叔過來搭訕紀絢麗,李泱泱三言兩語把這個男的趕走了。李泱泱把樊書臣和史唯聰吵架的事說了出來,紀絢麗就分別打電話勸他們以和為貴。

  工地上,之前的工人們鬧罷工要加工錢,樊書臣直接找了一群新的師傅過來接替,可這些鬧事的工人卻說他們早就不想跟菲林干了,博曼那邊不知道比這邊強多少。

  雜志社里,李泱泱聽到兩個嫉妒自己的同事暗中說自己壞話。李泱泱什么也沒說,她鐵青著臉離開了。晚上聚會時,同事們嘲笑李泱泱找不到男朋友單獨赴酒會,李泱泱帶著紀絢麗過來。得知紀絢麗是自己最愛去那家水療館的經理,主編這才明白每次過去受到禮遇都是因為李泱泱的緣故。

  公司里,二組的人忙完后準備回家,林子渝有些不放心就問同事史唯聰和樊書臣的事該怎么辦,同事就說那兩位經常這樣不用在意。果然,史唯聰在廁所里練習道歉的時候,樊書臣就在外面等他。

  啤酒節這邊,演出中途忽然發生意外全場停電,現場的觀眾們吵鬧起來,留守的樊書臣就帶著人到后面去查看情況,沒想林子渝已經和維修師傅將電路修好。啤酒節慶功的時候,林子渝和樊書臣道了歉,但她還是不喜歡他一副被誣陷還委屈巴巴的樣子。樊書臣苦口婆心教導她新人和職場的規矩,她以后還要多磨練。

  樊書臣他們四個在一起聚會的時候,史唯聰忽然就插嘴說他老媽終于松口了,多虧了李泱泱。紀絢麗要史唯聰閉嘴,史唯聰不小心就把葛一寒的名字說出來,氣得她早餐都不吃就走了。李泱泱出去追紀絢麗,樊書臣就數落史唯聰哪壺不開提哪壺。

  云云把博曼搶走一組純秀案子的事告訴了樊書臣,他很憤怒就要聯合史唯聰回擊。于總知道后不同意樊書臣去搶回案子,他不想惹麻煩上身。雖然于總不批錢,但樊書臣還是準備搶回這個案子。云云擔心沒錢找人畫會場圖,林子渝就自告奮勇說她來畫會場圖。云云悄悄把于總即將升職的事告訴樊書臣,她擔心純秀的案子弄不好會得罪于總,但樊書臣卻說一切放心。

趁我們還年輕第3集劇情介紹

  

  公司外的露天咖啡館中,樊書臣坐到林子渝旁邊吐槽博曼搶純秀案子的事,林子渝開導她說如果是棋逢對手那就一拼,但如果是不值一提就沒必要計較了。樊書臣說博曼既是棋逢對手又不值得一提。林子渝勸慰樊書臣肯定能成功,只要做到第一。

  史唯聰告訴樊書臣,純秀真正的老板是穆總的夫人姚總,最近剛生產完在家休息。樊書臣要史唯聰到了純秀見機行事,但現在史唯聰要跟紀絢麗道歉,史唯聰知道他得罪了紀絢麗,他只好求李泱泱去幫忙說情。李泱泱去水療館找紀絢麗,她們都商量著要給史唯聰一點教訓。說完史唯聰,李泱泱就真心勸紀絢麗遠離葛一寒,免得受傷。

  到達純秀公司后,樊書臣進去找穆總,可穆總根本不見他。樊書臣和史唯聰去了姚總坐月子的醫院,他們本想找機會跟她見面談話,可根本沒有機會。回去的路上,史唯聰自作聰明的猜測是不是姚總的孩子得了白血病需要博曼的老總捐骨髓,所以純秀才會跟博曼合作。樊書臣覺得不可能。

  樊書臣四人回到學校附近的餐館吃早餐,得知樊書臣和史唯聰忙的是純秀的案子,李泱泱就說上次那副畫就是被姚總高價拍走的,紀絢麗也說姚總為了女兒的事不管公司,所以穆總才會把持公司。樊書臣要她們想辦法跟姚總見一面,李泱泱就說她可以借畫的事約姚總出來,到時候他提前十分鐘過去自我介紹。

  咖啡廳里,姚總因為看到老公出軌想要離開,可樊書臣卻過來跟她說純秀的案子,姚總說她沒有時間必須提前離開,但他死纏爛打,她就給了菲林一次機會。等姚總走了,樊書臣才發現她急著逃走是因為穆總帶著女伴在咖啡廳里,她是受不了才會離開。李泱泱知道穆總出軌后氣不過,她喬裝打扮后混進男廁所蹲到穆總并狠狠教訓了他一頓。

  菲林這邊,一組和二組的人忙著做純秀的策劃案,史唯聰跟樊書臣建議不用找女模特而是用創意取勝。史唯聰的策劃案讓樊書臣頭都大了,沒想到林子渝也快瘋了,她還在畫會場的布置圖。樊書臣去會議室看林子渝的進展,她一邊畫一邊說現在化妝品對女性來說不再是悅人悅己,而是一種偽裝的武器。按照林子渝的創意,她將純秀的新品發布會定義為重生。

  次日一早,樊書臣和林子渝帶著新策劃趕去純秀參加競標。博曼的人為了跟樊書臣抗衡準備招洛宗良進來,可總裁不同意。能重新拿下純秀的案子,樊書臣就說這次多虧了林子渝。李泱泱得知史唯聰跑去畫家那里就很是無語,為了補他捅的簍子,她直接去雜志社找同事幫忙。在李泱泱的幫助下,畫家答應做菲林這次純秀案子的藝術顧問。

趁我們還年輕第4集劇情介紹

  

  純秀發布會成功后,林子渝就送了一份手工禮物給樊書臣作為謝禮,她感謝 他給她這個機會采用她的創意。發布會結束后,史唯聰悄悄問林子渝要不要去調去一組,但她拒絕了。林子渝跟一個神秘人聯系,她已經進入菲林了。這個神秘人掛掉電話后就說所有棋子已經到位。

  菲林會議室,于總宣布三個月后就要到香港總部就職,總部會重新挑選新的總裁。隨后于總把樊書臣叫到天臺談話,他看好樊書臣和史唯聰兩個人,這些年多虧他們才能跟博曼抗衡。

  在二組的會議上,史唯聰鄭重其事的要求務必努力,這次把利潤率給拉回來。鄭旗質疑之前提供的三組明星,對方一個都沒選,點名要奚夢瑤,可是二組的人和奚夢瑤之間有沒有橫向聯系,這就成了問題。史唯聰要求排除萬難,務必請來奚夢瑤,并把這一任務交給了鄭旗。

  衛生間里,于總說起總部的意思是要在史唯聰和樊書臣里面選一個,但手心手背都是肉,他選不出來,所以想讓史唯聰和樊書臣自己選。史唯聰表示他和樊書臣都不介意,所以就由于總來選。

  林子渝憂愁該怎么請奚夢瑤來參加活動,林子渝在朋友圈發消息求奚夢瑤的聯系方式,他們公司想要請奚夢瑤出席活動。她和同事去陳列室聽講座將意外發現了樊書臣和奚夢瑤的合作,林子渝立刻到辦公室找樊書臣,為難的告訴他二組有個活動,客戶指名要奚夢瑤。樊書臣立刻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他翻出手機通訊錄,痛快的讓她看奚夢瑤經紀人的電話。林子渝開心地立刻和奚夢瑤經紀人取得聯系,對方表示日程安排上沒有問題,林子渝這才吃了一顆定心丸。

  姍姍帶紀絢麗去一家餐廳吃飯說要看帥哥,前男友葛一寒出現在紀絢麗酒店成為日料主廚,紀絢麗大受刺激,手里的化妝盒也失手跌落在地。

  下班后,林子渝見已經很晚不好打車就拜托云云姐送她回去,樊書臣聽到后有些失落。這時候李泱泱打來電話,樊書臣得知葛一寒竟然回來后就趕緊聯系了史唯聰,接到電話的史唯聰丟下范天天推門而出。樊書臣和史唯聰驅車趕來,在路上兩人商量,紀絢麗面對著葛一寒根本沒有抵抗力,必須想辦法逼走葛一寒。

  夜店里,紀絢麗喝多了拿著酒瓶站在桌子上發酒瘋,李泱泱正發愁的時候,樊書臣和史唯聰趕來了,樊書臣李泱泱紛紛勸她卻毫不起效。聽著紀絢麗自怨自艾,樊書臣突然表情認真的說喜歡紀絢麗,聽得旁邊的史唯聰和李泱泱一驚一乍的。鄰座的陪酒妹仗著酒吧老板在就故意找事說什么人都敢稱女神,氣得李泱泱和樊書臣就上去理論,最后推了人跑路。來到停車的地方,四個人一起說說笑笑,一整夜過去了,他們在河邊呆了一夜。

  樊書臣到公司就發現林子渝在座位上加班一夜睡著了,他走過去叫醒她,可她卻著急要回家一趟,于是他就順路開車送她回去。在一組,月櫻得知成立慶典預約的那位明星臨時受傷不能趕來,六神無主的月櫻撥打樊書臣的電話卻打不通。她決定走一步算一步,先找關系好的明星來救場。她想到了奚夢瑤,對方很爽快的答應前來救場。

  史唯聰的爸媽在公園里遇到了范天天的媽媽,因為房子的事,他們鬧得不愉快。等史唯聰下班回家才發現未來岳母來了,一問才知道范天天要半個房子是她自己的主意。岳母教訓范天天不該這么拎不清,范天天就哭著說這是為了她們娘倆著想。見范天天跟岳母吵了起來,史唯聰氣得就跟爸媽說要劃清界限。

趁我們還年輕第5集劇情介紹

  

  樊書臣聽說林子渝經常做噩夢就把他的幸運物送給了她,她感動之余收下了這份禮物。另一邊,葛一寒到紀絢麗上班的地方守株待兔,她想到朋友們說的話就趾高氣揚從他身邊走過,并說了一句清明快樂,弄得葛一寒目瞪口呆。

  菲林公司樓下,林子渝正準備跟著史唯聰去參加新品的活動,誰知一個電話打進來告訴她奚夢瑤不能過來參加活動了。史唯聰知道后很是生氣,他要鄭旗趕緊去找備用計劃。與此同時在慶典現場,樊書臣驚訝的發現邀請的明星居然是奚夢瑤,他一問,月櫻張口結舌。樊書臣擔心這樣一來,就變成了和二組搶人了,恐怕關系會鬧僵。

  史唯聰在辦公室大發雷霆,把林子渝罵的狗血淋頭,訓斥她做事不周全。林子渝內心萬分委屈。隨后,林子渝去送材料,她才電梯里遇到了樊書臣,他本來想跟她說話,可她卻鐵青著臉不想搭理他。

  史唯聰下班的時候被博曼的老總派人請了過去,老總開出豐厚的條件要史唯聰到博曼跟樊書臣打擂臺。另一邊,樊書臣個一組的人開會,他們又有新的任務了。本以為這個策劃案是一組志在必得,誰知中途殺出博曼,樊書臣只得將一組組長和云云都叫到辦公室緊急開會。

  樊書臣開車出去卻看到林子渝一身墨跡在馬路上跑,于是他停下車問她是什么回事。林子渝著急地說她本來要去見客戶,沒想到被同事打翻了墨盒,她只能先回家換衣服。樊書臣想到林子渝住得遠就主動帶她回自己家去處理染了墨跡的衣服,她有些靦腆但是同意了。到了樊書臣家里,林子渝把被墨跡潑了的衣服拿去清洗,接著在樊書臣的幫助下用了烘干機烘干。

  樊書臣連夜做完了新活動的報價送到客戶公司跟博曼競爭,第二天一早他就啟程過去參加競標。博曼的人十分高傲,他們對樊書臣所這次博曼志在必得。競標會結束后,菲林獲勝。與此同時,博曼的老總對再一次輸給菲林的事很是在意,他只得讓手下的人去聯系洛宗良。

  一個微信名叫小區物業的人給林子渝發了信息要求復合,她正猶豫的時候,樊書臣忽然過來了。見林子渝優美的身姿,樊書臣怦然心動。朋友四人聚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大家得知樊書臣竟然有了喜歡的女孩,一時間都八卦起來。史唯聰在李泱泱和紀絢麗的逼問下回憶最近樊書臣的動向,他一下就明白樊書臣喜歡的人是誰。

  樊書臣去找林子渝解釋搶走奚夢瑤的事,可林子渝不想聽他解釋而是說她已經吃過兩次教訓了,以后樊書臣再也不能搶走她手里的資源。樊書臣拉住林子渝還欲解釋,林子渝認定樊書臣出爾反爾,兩人剛剛緩和的關系再次跌入低谷。

  鄭旗麻煩林子渝幫忙去婚紗店試一下婚紗,因為他未婚妻出國了,可婚紗需要試了再改而,林子渝和未婚妻身材差不多。林子渝答應了,她就跟一組組長去試婚紗,沒想到被開車經過的樊書臣看見誤會了。回到公司,樊書臣板著臉命鄭旗出一份工作總結交上來,鄭旗一頭霧水,不知道哪里做錯了。

趁我們還年輕第6集劇情介紹

  

  在公司,樊書臣鄭重其事的告訴月櫻和何威上次博曼的競標價格是635萬,比菲林的還低,由此懷疑菲林有博曼臥底,所以自己最后并沒有按照商定的價格。何威反問樊書臣是否不信任自己和月櫻,樊書臣肯定的說如果不相信他們就不會告訴他們公司有內奸。隨后樊書臣詢問公司最近是否出現了什么可疑的人,月櫻和何威一臉茫然。何威建議三人回去各自好好想一想,然后互通消息。樊書臣要求必須盡快查出內奸,否則恐怕夜長夢多。

  菲林公司當晚聚餐,這時幾個漂亮的女孩突然走進包間,一上來二話不說,就來拉扯樊書臣。弄的樊書臣尷尬不已,落荒而逃。事后他才明白,這一切都是紀絢麗背后搗的鬼。

  紀絢麗晚上下班,意外的發現前男友葛一寒,居然在公司門口等著自己。紀絢麗一團亂,前男友葛一寒一直苦苦追求,讓她煩不勝煩。紀絢麗斥責葛一寒別自作多情,兩人最好的結局就是永不相見。葛一寒在紀紀絢麗面前傾吐自己的相思之苦,自己拋棄一切就是為了來找她,并稱自己不相信紀紀絢麗對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紀絢麗心里煩亂。

  樊書臣帶著史唯聰奪門而出,躲進了隔壁的包間。史唯聰這才得知樊書臣居然看上的是林子瑜,不由吐槽了一番。另一邊,林子渝派對中途去洗手間,沒想到廁所被反鎖,她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樊書臣回到包間,不見林子渝的蹤影,得知他被關在了洗手間30分鐘,不由心急如焚,直接沖上去一腳踹開了房門。幸好林子渝安然無恙,樊書臣懸著的心這才放下。看到樊書臣為自己焦急,林子渝不禁心中感動。

  李泱泱擔心紀絢麗心情不好,就當家里陪她。兩人談論起樊書臣居然喜歡公司女職員不免吐槽一番。派對結束后,樊書臣和林子渝并肩坐在路邊,林子渝對于樊書臣挺身救自己表示感謝,隨后兩人沒心沒肺的討論起路邊的燈光,相談甚歡。

  史唯聰來到女友范天天家樓下,準備和她攤牌。沒想到居然發現天天居然和一個男的摟摟抱抱,史唯聰憤憤不平上前指責,天天毫不客氣地說這是公平競爭,他連一套房子都不愿意送自己,自己更愿意用實實在在的東西來衡量愛情。史唯聰極力辯解,聲稱自己在做努力,希望天天給自己一次機會。天天抽噎著說自己這么做,只是想讓自己過得好點,這樣自己媽媽過得好點。不甘心的史唯聰還想繼續勸說,天天卻徑直揚長而去。

  史唯聰回到家失魂落魄地躺在床上,結果起床的時候,吃驚地發現剛睡醒了的樊書臣也是蓬頭垢面,兩人不禁相視大笑。次日紀絢麗到公司上班,不料葛一寒再次來到公司門口糾纏,紀絢麗大罵葛一寒讓他趕快滾蛋。一輛汽車疾駛而過把他撞倒在地,紀絢麗急忙沖了過去。躺在地上的葛一寒希望紀絢麗再給自己一次機會,隨后和紀絢麗緊緊地摟抱在一起,向她發誓從今以后再也不會傷害她一絲一毫。

  這天,鄭旗未婚妻思思突然氣勢洶洶來到菲林公司,抬手就打了林子渝一巴掌。小鄭急忙上去解勸,思思大聲的指責鄭旗見異思遷,背著自己和林子渝亂搞,并拿出了告密的微信號。鄭旗一看發微信的居然是公司同事,就要當面對質,可是大家指來指去,沒想到始作俑者竟然是樊書臣。面對大家的目光,樊書臣窘迫的說當天看到林子渝和小鄭在試婚紗,氣得林子渝就狠狠盯了他一眼。

  林子渝滿腹委屈,跑到了公司外,樊書臣急忙追了出去,林子渝一看出來的是樊書臣怒不可遏,斥責他不該三番兩次捉弄自己,虧自己還這么信任他。樊書臣一肚子的話要解釋,可是話到嘴邊還是咽了回去。

  樊書臣他們四人再次聚會,沒想到看到紀絢麗和葛一寒手牽手一起到來。三人心中五味雜陳,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葛一寒信誓旦旦的訴說自己對紀絢麗的感情情比金堅,看他說的真誠,眾人這才認可了他,并且轉爾為他倆祝福。聚會正在其樂融融,沒想到一個大肚子孕婦突然走了過來,沖著葛一寒說自己懷孕了。紀絢麗聞言勃然大怒,掄起挎包把葛一寒打得鼻血長流。葛一寒大呼冤枉,孕婦一解釋眾人這才得知,只是一場誤會。

網絡微評
? ?
足彩半全场胜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