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吧,百合劇情介紹

1-6集

綻放吧,百合第1集劇情介紹

  

  隨著一群敲鑼打鼓的聲音,村民們紛紛跑到村口看節節目。只見一個被大家稱作大山的男人正嫻熟的耍著手中粗重的木樁旗幡。在獲得眾人一片喝彩后,隊長的侄子董少河為了博得下鄉女知青百合的關注,也要上去表演一番。結果力氣不夠,耍的東倒西歪,還將旗幡摔在了一旁的房子上,只好在一片戲謔聲中悻悻下臺。

  董少河的二叔擔任董家莊的隊長,他發表講話,表示董家莊夏糧豐收,今年有望人均口糧能分四百斤。與百合情投意合的程建明表示,這些糧食只能勉強夠吃,百合安慰她還有自己。一旁暗戀程建明的女知青吳盼嫉妒心起,上前說要把自己的口糧給建明。脾氣暴躁的北京姑娘張鐵花直言道出吳盼的父親已經不是局長了,叫她收斂一些。

  百合表演的是樣板戲紅燈記,表演完后,在董少河的起哄下,村民紛紛要求百合唱七仙女。本來想自己唱董永的董少河被張鐵花轟下臺,大伙推選了程建明和百合唱。但唱天仙配在當時屬于封資修,隊長表示唱可以但要是有人敢告到公社就讓他離開莊子。就在大家表示除了知青沒外姓人時,寄住在董大山家里被村民稱作老流氓的老羅被人指了出來。老羅原本是美術學院教雕塑的教授,因為給自己的學生當了一次裸體模特而被抓,刑滿后遣送至董家莊。在村民的一片議論聲中,老羅只得轉身離去。

  一直心儀百合的董少河暗暗跟著百合和程建明,吳盼跟上來告訴董少河自己有主意讓他能追到百合。聽完吳盼的主意后,董少河露出了奸詐的笑容。董少河將一只綁著腳的雞扔進男知青住的青年點,然后一腳踹開門走進去警告程建明離百合遠點。一旁的李云祥表示程建明和百合都是北京知青,二人談戀愛是正常的。蠻橫的董少河不僅辱罵李云祥還一腳踢翻地上的水盆。被激怒的知青們撲上去與董少河一行人扭打在一起。董少河的父親擔任莊里的治保主任,他聽到打鬧聲趕了過來,董少河誣陷程建明等人偷社員的雞,程建明卻表示雞是董少河扔進來的。董主任對雙方進行了一番批評教育將董少河提回了家。

  回到家的董少河坦言自己看上了百合。其母大驚失色,表示他的大舅就是因為去上掃盲班看上了城里的女教師,傾家蕩產要娶人家,可在結婚當天女教師卻失蹤了,他大舅就這么生生的給逼瘋了,家里就他一個獨苗不能再被城里的女知青給勾引了。董少河氣不過母親的這番說辭,和家人大吵一架摔門而去。

  聽聞打架的事情,百合很是擔心程建明,程建明表示董少河就是個無賴不用理會他。百合和程建明二人從小是同學,母親又是同事,兩人是青梅竹馬的世交。雙方的母親已經商議好春節后就給兩人辦婚事,程建明也表示春節后就娶百合,兩個人郎情妾意的纏綿在一起。但這一切都被躲在石頭后的董少河看在了眼里,嫉妒的董少河竟然放火將二人所在的看青窩棚點燃。在河岸寫生的老羅看到了遠處著火的房子并指給一旁的大山看。大山急忙跑向草屋,扶起程建明,將暈倒在屋內的百合扛了出來。

  隊長覺得這場大火來的奇怪,且派出所有要求凡是牽扯到知青治安的事情無論大小一律上報,于是決定報案。放火后的董少河焦慮不安,他看到警察來到了莊子,便急忙找到吳盼表示若不是因為她的話自己不會去找程建明,更不會放火燒看青窩棚,自己要出問題她也好不了。害怕的呂盼只好將身上的錢全交給董少河,董少河這才離去。

  警察對百合進行詢問是否是有人要害她,隊長趕來表示百合是隊里的年年先進,也是公社縣里的先進,大伙都很喜歡她。正在這時,鐵花表示吳盼一直喜歡程建明,指責吳盼是第三者,在門外的吳盼聽到后進來和鐵花起了爭執,二人在隊長的制止下才終于安靜了下來。董主任回到家,看到正在喝酒的董少河,得知他是用別人的錢買酒喝,氣不打一處來,狠狠地往床上一趟,并表示他這樣作下去,早晚都得撞在槍口上。

綻放吧,百合第2集劇情介紹

  

  隊長的妻子給躺在床上的百合端來飯,百合表示等傷好了想要隊長妻子陪她去謝謝大山。另一邊吳盼提著一大堆東西來看程建明,程建明卻讓她把這些東西拿給百合,錢從自己的工分里面抹。吳盼心中不滿,只好轉移話題,拿起毛巾要給程建明擦臉。程建明正在推脫時,正巧被進來的李云祥看到了這一幕,李云祥表示自己什么都沒看到,趕忙掉頭離開。程建明氣憤的質問吳盼為什么要這樣引起別人誤會,吳盼卻說自己喜歡程建明,還問他為什么不追自己。程建明覺得吳盼的邏輯十分不可理喻,他警告吳盼讓她不要做這種無聊的事,自己對她沒有感覺,并將她趕了出去。

  離開的李云祥去找了張鐵花,問她女生為什么要給男生擦臉。張鐵花直言不諱的說女生肯定是喜歡男生。待張鐵花進屋后,李云祥表示自己看到了吳盼給程建明擦臉,一旁的女知青趕緊示意他小聲點,二人都以為程建明腳踏兩條船。回到房間的李云祥詢問程建明今天看到的事情,程建明表示自己非百合不娶,李云祥反問他為什么不和吳盼說清楚,程建明卻說全世界都看的明白,只有吳盼看不明白,自己如果去解釋反倒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隊長要去公社開會,臨行妻子說百合想要去謝謝大山,自己也想給大山送半袋面,讓大山吃幾天細糧。隊長卻說要家里有兩袋,讓大山來扛一袋就好。隊長妻子和百合邊走邊聊,大山爹媽走得早,一直是隊長夫婦照顧他,以前在修鐵路時隊長派他上山采石頭,雖然漲了一身的力氣,不料崩山時被石頭砸中了腦袋,造成語言障礙,無法再說話。等到回家時,大山的房子卻塌了,隊長便讓他和改造的老羅一起生活在牛棚里。大山雖然不能說話,但是十分聰明,什么事都做的有模有樣。大山做了魚招待隊長妻子和百合,大山給百合夾好魚,還一直盯著百合等她評價。隊長妻子打趣他不要這樣盯著人家大姑娘,而一旁的老羅卻看出了端倪。

  從公社回來的隊長給吳盼帶來一封信,吳盼看后竟忽然大哭起來。百合、鐵花等人跑來問她,原來吳盼的爸爸被三結合了,成了市里勞動局的副局長,吳盼也可以離開農村回到城里。高興的吳盼去找了程建明,表示自己可以讓父親將他一起調回城里,但條件是程建明必須回城后和自己結婚。程建明進了草棚關上門不理吳盼,但吳盼卻說他是個孝順的孩子,伯母一個人在北京真的很可憐,自己給他時間好好思考。這一番言論讓程建明內心泛起了波瀾,手中的工具掉落在地。

  回到北京的吳盼一進家門便見到一個陌生女人,吳盼還以為她是父親聘請的保姆。誰知父親回來后,卻表示吳盼的母親已經去世五年,這是自己新娶的妻子。吳盼雖然心有不滿,但看到父親堅定地態度便也不再過問。吳盼告訴父親,自己有一個同為北京知青的對象,希望父親一起將他調回來。吳盼拿著五十元錢去了程建明和百合母親工作的布店,將這五十元錢交給程建明的母親,并表示這是程建明讓自己捎給她的。程母含著眼淚說著這輩子沒錢的日子太難熬,兒子真是孝順。

  此時,正在田間勞作的程建明顯得十分沮喪,百合過來關心他,程建明卻態度冷淡,表示看不到希望,也沒有指望。百合詫異于程建明顛三倒四的話語,卻也并未多想。看著百合的背影,程建明忍不住開口提醒她,現在已經不是鐵姑娘精神的時代了,讓她干活不要太累。 看出程建明不太對勁的李云祥跑來安慰程建明,程建明說自己想起上次的大伙覺得百合跟著自己總是倒霉。李云祥勸他別想太多,活在當下。已然厭倦農村生活的程建明聽到這話心中頓感不適,他放下手中的農車,帶著怨氣轉身離開。

綻放吧,百合第3集劇情介紹

  

  回到房間的建明看到了正整理著新西裝等自己的吳盼。吳盼表示自己已經去見過程母,還給了她五十元錢,程母很喜歡自己。見建明還在猶豫,吳盼便開始指責他身為家里唯一的兒子卻不能撐起一個家,還要讓有關節炎的母親每日工作。而建明表示自己發誓只愛百合一人,不能背叛百合。二人正在爭吵時,百合前來叫建明干活。慌張的建明趕忙關上門捂住吳盼的嘴。待百合走后,建明答應和吳盼結婚以換取回北京的機會。吳盼認為程建明口說無憑,非要讓他立下字據。高興的吳盼將建明撲倒在床上,正在這時李云祥推門而入。吳盼非但不害羞,還興高采烈的對李云祥說他見識了歷史性的一刻。

  李云祥指著吳盼從程母處拿來的西裝質問建明,建明端起桌上的白酒,說著要把命還給百合,便仰頭喝下去,知道建明酒精過敏的李云祥慌忙上去搶。程建明卻說道如果自己醒了那就代表著自己重生了,那個愛著百合的程建明便不存在了。若自己沒醒,那自己也不欠百合了。知道了事情真相的李云祥指責程建明就是個愛情的騙子。程建明只得一邊苦笑一邊痛哭流涕。

  回到青年點的百合等一行人,見到吳盼正在燒自己用過的東西,她表示自己要把這里的一切從生命中全部抹掉。鐵花卻說知青生活都是融入骨血的,無法抹掉。吳盼卻表示自己可能抹不掉,但希望她們能抹掉。隨后,吳盼將程建明寫給自己的字據拿給百合看。悲痛的百合跑去找建明,卻發現程建明已經離開農村回了北京。

  心急的百合回北京找程建明,剛好碰上程母要出門。百合哭著對程母表示自己是真心愛建明,即使留在農村也一定會成為一個好兒媳。可程母表示自己沒有這個福分,建明的妹妹建芬有心臟病,自己不能離開北京。她對百合說這就是命,人不能和命爭。百合一個人蹲在地上哭泣,見到回來取課本的建芬,建芬說建明去辦工廠的招工手續了讓百合等等建明。百合抱了抱建芬,說不必告訴建明她來過便離開了程家。

  程建明來到吳盼家見吳父,對吳父將他辦回北京表示謝意。吳父表示都是按規定辦事,違反規定的事情自己不會辦。吳盼親昵的挽著程建明的手臂,說著工作穩定后就結婚,讓吳父早日做姥爺。感到局促的程建明提出自己想去廁所。程建明離開后,吳盼得意的像父親表示程建明長得夠帥氣,吳父卻說過日子不能光看長相男人要看真才實學才能搞好工作,撐起一個家。而此時的程建明卻在廁所一個人默默地哭泣。

  百合一個人哭著往家走去,百父正在和朋友唱戲劇。見到百合回來,百父連忙上前,見到百合神情不對,便借口出去給她買魚來到了百合母親工作的布店。百母正納悶為什么程母突然對自己冷漠起來,晚上回到家后,得知程建明為了回到北京而拋棄百合的事情。百母氣憤難當,沖到程家破口大罵,程母心中有愧表示自己一個人難以撐起這個家,兒子回來了自己的日子才能好過些,百母若不解氣就殺了自己。這時百合突然跪在地上,求著母親要打就打自己,都是自己的過錯。一旁的建芬也跪在地上求程母同意建明和百合在一起。正在一群人鬧得不可開交時,程建明和吳盼回來了,囂張的吳盼對著百母說有什么沖她來,怒不可遏的百母一巴掌扇了過去,追著吳盼不停打罵。看著這片光景的程建明默默離開,他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最后來到了百合家門前。抬腳走上臺階,卻最終還是掉頭離去。

  第二天一早百合便要回董家莊,百父對她說人要有志氣,建明如果再回頭找她千萬不要理他。臨行前百父仍叮囑百合,世事難料,人生路長,人這輩子不定在哪個路口就會拐彎。百合來找程建明,將一封寫好的信交給他。程建明卻對百合說如果她愛自己,就放手吧。百合說道自己只是為了對彼此的感情有個交代。這時,百合的哥哥帶著兄弟突然沖出來,照著程建明就是一拳。百合急忙攔在程建明面前,向哥哥表示自己的事情讓她自己解決。見到妹妹這般呵護負心漢,百合的哥哥只好作罷,憤然離去。

綻放吧,百合第4集劇情介紹

  

  百合詢問程建明被打的疼不疼,程建明發狠說著打之前疼,現在兩清了。百合沉默的離去。程建明回想著過去的種種,痛哭出聲。吳盼在程家和程母摘菜,她被分到了布料組,和程母在一個單位。程母以為是巧合,而吳盼卻說是讓父親找的區勞動局把自己分了過去。這時,程建明回到了家。吳盼拉住程建明問他臉上的傷,建明不回應。吳盼一口咬定是百合打的,可建芬和程母都不相信。吳盼警告程建明,他工作的機械廠廠長和吳父一起關過牛棚,自己能讓他回來也能讓他離開。程建明說傷是自己磕的,吳盼認為就是百合打的,她掉頭就往百合家去要找百合算賬。程母怕再鬧出事端,趕忙催促建明跟去。

  吳盼拉著建明來到百家,對百合父親說話沒大沒小,被百父一頓教育。程建明尷尬的向百父致歉轉身離去。晚上百母一邊給百父泡腳,一邊說起了女兒這檔子事。百父表示人和人講究緣分不能強求。百母卻說因為百父沒能當官才讓女兒受了欺負。百父說自己從小的愿望是當一名京劇藝術家,可父親不允自己才繼承了家里的烤雞店。雖然自己沒有當官,百母還是嫁給了自己,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追求,自己的追求就是平平安安過日子。

  董少河的母親也談起了吳盼,說她能直接把程建明給拉回北京也是真行。董少河父親表示都走了才消停。一旁的董少河卻說百合不能離開,自己要娶她。董母趕忙阻止,說百合已經和程建明鉆過看青窩棚,早不是黃花閨女。董父也警告董少河不要打女知青主意,董少河指責父親封建家長。被激怒的董父下床就要打董少河,卻被一旁的董母攔住。

  董少河跑到了大山的牛棚,要和大山一起住。正巧碰上大山背著暈倒的百合回來。董少河慌忙躲進一旁的地窖。大山為了給暈倒的百合降熱,只好拎起百合的衣領給她扇風。董父怕董少河出去又惹事,董母便一路來找尋董少河。剛進到牛棚,一旁的老羅趕忙攔住她,借口要給她畫像。董母卻說老羅是流氓,讓他不要碰自己。董母趁機進入房間,看到大山正給百合扇風。慌張的董母回到家里,一屁股坐在地上,指責老羅調戲自己,而百合是狐貍精勾引大山要吸陽氣。董父不信她的說辭,董母叫他自己去看。

  中暑暈倒的百合終于清醒,大山把熬好綠豆湯放在百合面前,不料百合卻突然蹲在地上難過的哭了起來。董父帶著治保隊趕來,以為是大山和老羅欺負百合,還指責百合勾引大山。這時董少河從地窖爬了出來,他顛倒黑白,說是聽到屋子里有撕扯的聲音然后百合就哭了,而老羅也調戲了董母。董父一氣之下將老羅抓走。百合打罵董少河氣憤他為什么不說實話而讓人誤會,并叫他和董父說實話放了羅老師。董少河表示百合當自己的老婆自己才會去說,更過分的抱住了百合,幸好大山趕了回來,這才哄走了董少河。

  楊怡正給鐵花畫眉,表示女為悅己者容,鐵花也可以像程建明一樣找個當官的把自己調回北京。鐵花卻說程建明太缺德,自己不學他。楊怡認為男人就應該看品格。鐵花問他誰的品格好,楊怡笑著說云祥就很好。就在二人談笑間,百合走了進來。她一言不發的進了屋子頹廢的倒在床上,鐵花心急想要詢問,楊怡攔住她說感情的創傷只能慢慢痊愈。鐵花氣憤的詛咒吳盼和程建明不得好死。

  另一邊董母氣憤董父不給自己做主,董父卻說老羅根本沒有調戲她,而百合是因為暈倒大山才把他背進屋里。一旁的董少河竊竊偷笑,被父母一頓臭罵后,竟然爬進了百合等女知青居住的院子,猥瑣的摸著她們的衣服。看到這一幕的大山跳上墻頭將董少河哄了出來。大山看到掛著的衣物,想起是百合暈倒時穿的,便幫百合疊起來放在桌子上。百合回來后,以為是程建明做得,趕忙跑去他的宿舍,可卻是空歡喜一場。回來后的百合看到門口柴火上的紙條,知道是大山送的。她氣憤的將柴火扔了出去。楊怡將柴火送還給大山,并表示大山這樣做是在害百合。一直在圍墻外偷聽的董少河幸災樂禍的跳進牛棚,他嘲笑大山和百合不是一路人,還譏諷大山不能說話。氣憤的大山將手里的農具朝他扔去。

綻放吧,百合第5集劇情介紹

  

  村里的一堆婦人正坐在一起嘮家常,見到走來的隊長妻子,董少河的母親何淑英趕忙跑過去攔住她,她向隊長妻子直言百合是個狐貍精,迷惑了程建明和董少河后,又迷住了大山。更是把大山為百合挑水、砍柴的事情捅了出來。隊長妻子慌張的回到家,見到隊長就是一頓數落,叫他趕緊管管大山。隊長聽到這事,決定去和百合談談。不料剛走到百合的住所,就看到大山給百合送來熬好的魚湯。大山看到隊長,放下魚湯便趕忙回到了牛棚。隊長見狀掉頭便往牛棚走去,剛一進院就看到大山正聚精會神的捏著泥塑。隊長忽然靈機一動,拉住一旁的老羅詢問大山玩這個能否收了心思,老羅表示搞藝術的人要弄出一件作品就要把全部精力放在上面。隊長高興的給老羅布置了任務,讓他教大山做泥塑,好讓大山把心思從百合身上轉移開。

  夜里,何淑英夢到大山拿著鋤頭要打董少河,二人因為百合而反目成仇。她忽的從夢中驚醒,嘴里嚷嚷著太上老君給自己托夢,董家莊的地面上來了一只狐貍精,它就是百合。迷信的何淑英一大早就在董少河的炕頭燒草,濃煙直把熟睡的董少河嗆醒。氣憤又驚訝地董少河質問母親為何這樣做,何淑英說自己這是讓太上老君保佑他。董少河氣憤地說除了百合誰也救不了自己。

  何淑英認定百合就是狐貍精才讓兒子這么死心塌地,她跑到地里找到正在干活的百合,口里念叨著要給百合驅邪,抬起手里的掃帚就朝百合打去。脾氣火爆的鐵花拿起旁邊的旗桿就朝何淑英打去,眾人見狀趕緊上前拉架,但氣頭上的鐵花哪里還有理智,拿起地上的鋤頭就要和何淑英拼命。何淑英見狀哪里還敢還手,掉頭就往家里跑去。百合和楊怡擔心董厚武作為治保主任不會放過鐵花,便讓鐵花趕緊回北京躲一躲。

  回到家的何淑英和兒子痛罵鐵花的作為,但董少河在知道母親打了百合后氣憤難當,沖出家門就去找百合。隊長來找楊怡,說小學的語文老師去生產,讓她幫忙代課,一致喜歡教書的楊怡欣然答應。百合和楊怡剛做完工就被董少河擋住了去路。無恥的董少河竟然當著村民們的面大聲質問百合是不是黃花閨女,還說她要是黃花閨女自己就八抬大轎娶了她。百合對他的話嗤之以鼻,被激怒的董少河脫口而出自己那天看到了百合和程建明鉆進看青窩棚。百合瞬間明白那天窩棚的大火是董少河放的。董少河心里有鬼,只得大罵著百合是破鞋離去。

  莊里的長輩長貴叔實在看不下去,他來到董厚武家里,憤怒地斥責何淑英和董少河無事生非,是在欺負百合。董厚武趕忙賠禮,表示自己會好好教育兒子和妻子,更是憤怒地指責何淑英丟光了自己的臉。鬧出這樣的事情,也為了讓百合遠離大山,隊長把董厚武、長貴叔等莊里干部叫到一起,商量怎么讓百合消失。就在大家一籌莫展時,長貴叔忽然說道如果能推薦百合上大學,那這事兒就解決了,眾人紛紛點頭同意。

  擬定了主意的隊長跑來找到管人事的徐主任,好說歹說求著徐主任把百合推薦上了大學。知道公社要推薦百合上大學的何淑英見不得百合好,她攔住徐主任沒羞沒臊的把百合和程建明在看青窩棚的事情說了出來,又誣陷百合勾引董少河。正說的興起,董厚武趕忙將她罵回了家。董厚武告訴何淑英推薦百合上大學就是為了讓百合離開董家莊,而她的這張嘴差點就壞了事。這時,兩名公安來找董少河。經詢問才知原來是百合報案稱董少河就是縱火犯。但董厚武卻坦言董少河已經好幾天沒回家了,去了哪里自己也不知道。

  另一邊,百合拿到了北京大學的推薦登記表,她哭著跑到程建明曾住過的房間,大聲的說自己要回北京上大學了,如果建明能撐到今天,她一定把這個機會讓給他。大學推薦審批還要些時日,隊長怕百合待在莊子還會惹是非,便放了百合的假,讓她回北京休息。

  得知女兒要回城上大學,百母高興的跑到吳盼和程母工的布料店里,要扯布給百合做新衣裳。吳盼自然對百母不予理睬,百母興沖沖的將百合要回來上大學的事情炫耀了一番,更是向程母表示百家不會記仇,叫她有空帶著程建明來做客。聽見這消息的程母略顯憂郁,一旁的吳盼見狀心中又是不快。吳盼拿著兩張電影票來到機械廠找程建明,并同他約定晚上六點半電影院不見不散。接過電影票的程建明正欲開口,吳盼卻轉身頭也不回的跑掉了。

綻放吧,百合第6集劇情介紹

  

  程建明想向師傅請假赴與吳盼電影之約,師傅認為生產任務大如天,如果吳盼連這都無法理解,那這樣的女朋友不要也罷。吳盼沒有等到程建明,氣憤的撕掉電影票沖到了程家。見只有建芬一人在家,她將火氣撒到了建芬身上,大罵建芬沒有教養。加班回來的程建明,一進來就被吳盼扇了兩個巴掌。他厭惡的瞪著吳盼,一言未發。

  程母一早來到布料店,她向百母表示吳盼和建明兩個人不合適,善良的百母詢問是否需要自己幫忙告知,程母思量一下決定自己親自告訴吳盼。程母向吳盼表示她同建明并不合適,自己愿意拿出兩個月工錢來作為吳家把建明調回北京的賠禮。吳盼巧笑著說道不用那么多,自己今天要買月票了,程母只需給自己三塊五的月票錢,讓建明晚上來家里同父親談一談這件事便了結了。高興的程母趕忙向百母借錢,希望趕緊打發了吳盼,好讓百合和建明成婚。百母看著一臉奸笑的吳盼,提醒程母她絕不像是要分手的樣子。

  晚上程建明來到吳盼家,等了許久不見吳父,卻被穿著艷麗睡衣的吳盼摟住。知道自己被騙的程建明起身要走,吳盼扯開自己的衣服和頭發威脅程建明只要他敢走自己就告他強奸未遂。氣憤的程建明一把將吳盼推倒在地,痛恨的用巴掌扇著自己,罵著自己的無能和卑鄙。吳盼心疼地攔住建明,她告訴建明要打就打自己,說著就用手往自己臉上扇。看著流著淚木訥站著的程建明,吳盼竟然撲上去瘋狂親吻他。程建明看著像瘋子一般的吳盼,只說了一個賤字,便抱起吳盼進了臥室。

  程母在家著急的等著兒子歸來,見到頹廢不堪的建明,程母趕忙詢問。程建明將事情原委告知母親,吳盼讓自己打她,若打不死就要和她結婚,自己沒有動手因為有母親和有心臟病的妹妹要照顧,自己不能出事。看到兒子脖子上的吻痕,程母明白一切悔之晚矣,母子二人只得痛哭不已。

  百合前往醫院做體檢,卻被告知自己懷了身孕。她慌張詢問醫生能否拿掉,卻因為拿不出結婚證和介紹信而被數落一番。羞憤難當的百合回到青年點,她要楊怡把肚子里的孩子給踩出來,驚怕的楊怡趕忙拒絕,這簡直和殺人一樣。一旁的李云祥讓她倆冷靜,他從一本中醫書中找出了一副打胎的藥方,看著六神無主的百合,楊怡表示自己去縣里為她抓藥。抓好藥的楊怡卻來到了知青上山下鄉辦公室,她向徐主任說出百合懷孕的事實,這讓徐主任大為懊惱,推薦上大學是政治任務,自己好不容易申請下來的名額卻有了空缺這要如何交代。楊怡早打好如意算盤表示自己可以替百合上大學。

  拿到藥的百合心急的將三服藥全部熬好一起喝下,卻突然腹痛難忍,將桌上的藥罐打翻在地。路過的大山聽到響聲,趕忙進到院子,看到疼痛難忍的百合她抱起她就往院外跑,騎著馬將百合送往醫院。隊長妻子見到這一幕,誤會大山綁架百合,慌忙向隊長報告。隊長和董厚武帶著治保隊找到牛棚,要抓大山,老羅忙解釋到大山不可能做出綁架百合這樣的事情。從醫院醒來的百合哭著求醫生拿掉自己肚里的孩子,誤以為大山是百合丈夫的醫生勸百合想開點,看大山那著急緊張的樣子是個難得的好丈夫,而且沒有介紹信誰也不能幫她。在屋外聽到百合懷孕的大山,回想起董少河總是騷擾百合的情形,誤以為孩子是董少河的,他小心翼翼的走入病房,將自己畫的畫展示給百合看。看到畫上一個男人抱著孩子的樣子,百合明白大山是想要幫自己,可惱羞成怒的她哪里還能多想,她氣憤的抓起枕頭扔向大山,大罵著讓他離開。

  李云祥和老羅向隊長和董厚武解釋了事情的真相,表示對于大山來說百合只是美的化身,他是在通過觀察美來提高自己的藝術素養,大山對百合并沒有非分之想。可隊長哪里聽得進去這些話,他和董厚武只想著沒有了招工指標,這下可如何才能讓百合離開董家莊。

網絡微評
? ?
足彩半全场胜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