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縹緲錄劇情介紹

1-6集

九州縹緲錄第1集劇情介紹

  

  寬闊無邊的草原上,青陽部九王奉命圍剿真顏部,只因真顏可汗龍格真煌反對庫里格大會犯下滔天罪行,但青陽大君寬厚仁義,恩準青顏部投降免死。龍格真煌拒不投降,真顏男兒鐵鐵骨錚錚,死不下跪,誓不為奴。隨著青陽九王的一聲令下,兩軍交戰,嘶喊聲起,遍地滿是狼煙鮮血。龍格真煌獨女龍格沁帶著龍格真煌養子阿蘇勒,好友蘇瑪死里逃生。龍格沁將一信物交給了阿蘇勒,稱阿蘇勒若是遇到青陽人便可交出信物,九王自會善待阿蘇勒。阿蘇勒想留下保護二人,可殺戮不斷,龍格沁堅決要阿蘇勒逃出去,真顏部已有太多人為阿蘇勒而死,阿蘇勒必須為了所有真顏族人好好活下去。

  戰火熄滅,真顏男兒均戰死沙場,阿蘇勒與龍格沁,蘇瑪發現了龍格真煌戰死的尸體,三人來到龍格真煌的尸體旁,未等三人難過痛哭,青陽士兵便已經追上前來,阿蘇勒無法眼睜睜地看著龍格沁跟蘇瑪受盡青陽人屈辱,他怒吼出聲,周圍狂風四起,阿蘇勒拿起了手中的刀,力戰所有青陽士兵,最終筋疲力盡地戰倒在地上,九王見到阿蘇勒爆發后的能力,不由得深為詫異。

  阿蘇勒醒來,意外發覺自己正處于舒適馬車內,且馬車已經在回青陽北都城的路上。一嬤嬤陪在了阿蘇勒身側,她將阿蘇勒的真正的身世告知。原來,阿蘇勒是青陽部的世子,他的父親是青陽大君呂嵩的兒子,母親是朔北部可汗女兒勒摩,尊貴的青陽側闕氏。當年,阿蘇勒因出生之時天有異象,暴雪不斷,被居心叵測之人斷言為太陰現世,草原所有人都認為阿蘇勒是滅世災星,若災星不除,暴雪不止,故紛紛請求青陽王將阿蘇勒祭天,以止天怒。青陽王雖不相信異象之說,可還是難掩悠悠眾口,且阿蘇勒生下來就已經沒有心跳,呂嵩只好強行從勒摩手中抱走了阿蘇勒。勒摩接受不了現實,自殺于呂嵩面前。勒摩死后,阿蘇勒方才發出啼哭聲,呂嵩迫不得已只好將阿蘇勒送到真顏部養大。如今真顏部被滅,龍格沁已死,蘇瑪也成為了奴隸,嬤嬤希望阿蘇勒能夠明白自己的身份,他是將來要繼承整個草原的青陽世子,青陽才是他的家,他與真顏部不是同一類的人。阿蘇勒對自己的身世錯愣不已,青陽人向來是草原上的惡狼,他不愿相信自己會是青陽世子。

  阿蘇勒奔下馬車,他強行從青陽人的手中救出了蘇瑪,可他無法救得了其他茍活下來的真顏族人,他向蘇瑪保證,他定會好好保護蘇瑪。青陽北都城,九王凱旋歸來,他向青陽王獻上龍格真煌的寶刀,迎回了青陽世子阿蘇勒。阿蘇勒初見青陽王,卻不肯承認自己的世子身份,堅稱自己是龍格真煌的兒子,且他為保護真顏部所有的族人想要刺殺青陽王。真顏部茍活下來的人已成為奴隸,青陽王見阿蘇勒這副不知好歹的模樣,一怒之下將真顏部的奴隸賞給阿蘇勒,把阿蘇勒貶為奴隸的首領。青陽王憤怒離開,一白發蒼蒼的年邁老人來至阿蘇勒身側,他是青陽王最倚重的薩滿沙翰,沙翰十分滿意阿蘇勒,全北都城敢這么跟青陽王說話除了他之外也只有阿蘇勒一人。

  慶功宴席上,眾人紛紛請求青陽王選出世子。草原有規矩,幼子守業,統治草原,可阿蘇勒出生命犯災星,是太陰轉世,眾人認為阿蘇勒極有可能活不到繼承青陽部的那天。青陽王知道眾人是有備而來,他有五子,眾人紛紛想擁立自己支持的王子,可他卻堅持守著草原的規矩,只要阿蘇勒活著一天,所有人都不得爭奪世子之位。阿蘇勒雖面目清秀,可他卻如羊羔般軟弱,且還身懷災星之說,青陽部所有人都不待見阿蘇勒。青陽王獨自召見阿蘇勒,他提起阿蘇勒一名的深意,阿蘇勒三字意為長生,青陽王希望阿蘇勒能長命百歲,統治好草原。同時,青陽王將一條象征世子身份的將豹尾交給了阿蘇勒,希望阿蘇勒不要拒絕權柄,它將是阿蘇勒最有利的武器。

  青陽王親自參加龍格真煌的葬禮,青陽王身為大君,本不應該參加逆賊的葬禮,可青陽王知道龍格真煌并沒有真正叛逆之心,只是他身為草原大君不得不守規矩,滅了真顏全族。草原之所以大戰小戰不斷是因為缺乏糧食,隔著一片海是東陸地區,東陸五谷豐登,六畜興旺,青陽王想讓沙翰做使者,橫渡東陸,向東陸討糧,暫緩草原饑荒。沙翰愿意前往東陸,卻十分擔心孤身一人的阿蘇勒,阿蘇勒分明沒有做大君的命,卻不得不背負世子的頭銜,無異于羔羊入豺狼之口。草原男兒均需要學會成長,青陽王認為阿蘇勒能否戰勝豺狼需要看他自己的本事與造化,他在沙翰的要求下同意為阿蘇勒挑選一名老師跟兩名伴當,陪著阿蘇勒成長。

  青陽部木犁成為了阿蘇勒的老師,教阿蘇勒學刀。鐵顏與鐵葉成為阿蘇勒的伴當,他們余生將用自己的血來報答阿蘇勒的恩情,三人一同歃血為盟,此生同生共死。學刀之路艱苦重重,阿蘇勒卻從不輕言放棄,如果真顏部被滅族之日他有能力握起手中的刀,真顏部就不會全族慘死于青陽士兵之下。

  地牢里,木犁前來見一名白發蒼蒼的老人,老人聽聞阿蘇勒回青陽,故想見阿蘇勒一面。阿蘇勒在自己的小飛鼠巴呆指引下誤入地牢,見到了老人。老人看著如羊羔般柔弱的阿蘇勒,不由得深深感慨,阿蘇勒不應該生在帝王之家。阿蘇勒已經接受了自己的真實身世,老人將一把大辟之刀作為禮物送給了阿蘇勒。

  兩年后,沙翰回到草原。東陸下唐國的拓拔山月代唐國公百里公前來至意青陽部,百里公愿兩國永為和睦,永為兄弟。下唐國糧食豐盛,他們愿每年送青陽部十萬石糧食,卻想求青陽部兩件珍寶,一為青陽人的虎豹騎,二是求一位王子為人質,成為下唐國的唯一一位附馬,居住于東陸。

九州縹緲錄第2集劇情介紹

  

  青陽王有五子,阿蘇勒遲遲未露面,其余四子均不愿前往東陸,青陽王只好把選擇的權力交給拓拔山月,過幾日青陽所有男兒均要前往火雷原狩獵,青陽王邀拓拔山月同往,屆時拓拔山月便可看到誰才是草原未來的雄鷹,誰最有資格成為下唐國唯一的附馬。

  火雷原地勢遼闊,廣袤無垠,拓拔山月初次眼見,不由得嘆為觀止。青陽部就地扎營,夜晚之時以奴隸為餌,紛紛出動圍獵獸群。阿蘇勒獨自留于營中,遭到狼王襲擊,青陽王察覺到阿蘇勒蹤影不見,他匆忙趕回營地,上前護住阿蘇勒,讓阿蘇勒逃跑。白狼并不是一人之力所能勝之,青陽王危險重重,阿蘇勒眼見青陽王陷入險境,他身為草原男兒并沒有選擇逃跑,而是渾身紅筋暴起,勇敢拿起了手中的刀,一刀戰勝了白狼。阿蘇勒暈倒,青陽王急忙為阿蘇勒請大夫,大夫診治出阿蘇勒得的是血厥,血厥是血癥中的絕癥,它已將阿蘇勒所有的陽氣帶走,只憑著一股陰氣支撐,這病走遍天下都無人可醫,大夫也無能為力。

  阿蘇勒無藥可醫,青陽王情緒激動地來到地牢,他知道真正教阿蘇勒刀術的人并非是木犁,而是眼前的老者。老者聽聞阿蘇勒用殺神的刀術一刀砍死白狼,深知阿蘇勒已經繼承了帕蘇爾家族的青銅血液,阿蘇勒是被神選中的孩子。青陽王向老者表明,他絕對不會讓魔鬼把阿蘇勒帶走,變成像老者一樣的人,可老者卻心底很明白,沒有人能和命運為敵,包括阿蘇勒也一樣。

  沙翰用薩滿之術暫時延長了阿蘇勒的壽命,他與青陽王得到消息,阿蘇勒獨自出了營地,二人急忙往外追出去,只見阿蘇勒身旁有著兩名神秘黑衣人,一名黑衣人稱他們是方外之人,阿蘇勒的病有可醫之法,他只是表面看起來像血厥,并非是真正的血厥絕癥。同時,黑衣人還道出了青陽王的家族秘密,因為青陽王祖先神圣的血脈,所以每隔幾十年就會為呂氏帕蘇爾家族帶來強健如武神般的孩子,阿蘇勒便是那名孩子,他雖然繼承了強大的血統卻又不完整,這才性命堪憂。青陽王深知眼前之人不凡,他懇求黑衣人救阿蘇勒,黑衣人稱自己與阿蘇勒有緣,他以自己學生的性命為代價,用秘術強行壓制住了阿蘇勒體內那股強勁的血脈。阿蘇勒體內的強大血脈雖被壓制,可二十四歲是阿蘇勒一大劫,如果到時阿蘇勒還沒有找到治本的辦法,性命堪憂。

  阿蘇勒昏迷了整整一個月才醒過來,拓拔山月聽聞阿蘇勒一刀戰勝白狼,他以糧食要挾青陽王,讓阿蘇勒前往下唐國做人質。拓拔山月有所遲疑,沙翰堅決不肯同意,可阿蘇勒卻愿意主動前往,為青陽部做出貢獻。青陽王與阿蘇勒道別,東陸不同于草原,那里有天下最好的大夫,也有一種秘術專用人的名字起咒,故擔憂阿蘇勒的青陽王為阿蘇勒另名了一個東陸名字——呂歸塵,萬物歸塵,概莫能外。

  父子二人道別后,沙翰用薩滿之術為阿蘇勒祈福,阿蘇勒帶著蘇瑪、鐵顏和鐵葉前往東陸。一行人前至途中,拓拔山月為防止離國人偷襲,故決定駐扎于下唐國跟離國的邊境峽谷。夜晚,營地突遇大火襲擊,頓時火光沖天,刀聲四起,天驅武士團奉命前來殺阿蘇勒,蘇瑪擋在阿蘇勒身旁,死于天驅武士團的刀下,阿蘇勒痛苦不已,不愿隨著拓拔山月撤離,拓拔山月只好將阿蘇勒打暈,強行帶走。

九州縹緲錄第3集劇情介紹

  

  次日,九王與拓拔山月帶著呂歸塵重回營地,只見營地里尸體遍布,一片狼藉。九王從拓拔山月的口中得各知昨晚偷襲之人是離國的雷騎,既雷騎敢刺殺呂歸塵,從此以后便是青陽的敵人。呂歸塵在地上撿到蘇瑪的小刀,小巴呆也滿身狼狽出現在呂歸塵跟前,呂歸塵抱著小巴呆難過地落淚大哭,昔日他許諾要護蘇瑪一世,如今蘇瑪卻為他而死。

  下唐國曲淮城,曲淮城民風淳樸,處處張燈結彩,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是截然不同之地。呂歸塵將至下唐國已是城中百姓家喻戶曉的事情,城中所有百姓均對呂歸塵感到十分好奇,呂歸塵初次踏進東陸地區,他坐在馬車內看著窗外熙熙攘攘的大街,心底里亦同樣半是陌生半是好奇。

  茶館,東宮百戶雷云正柯看中一良家女子蔡姬,他與好友坐于茶館內讓蔡姬在當場獻舞,意圖對蔡姬不軌。忽然間,一帶著面具的人上前與蔡姬同舞。雷云正柯忍不下這口氣,他喊出貼身隨從姬野的名字,只見一穿著樸素,背著長刀的年輕男人跨身上前,只一刀便揭開了眼前人的面具,將其擊退。面具被揭開,原來調戲蔡姬之人是女扮男裝,她是寧州羽族第二王朝的公主羽然。羽然略施小計躲開了姬野,她盜走了雷云正柯的玉佩,雷云正柯憤怒要求姬野拿回玉佩,二人大打出手,當街各自施展出自己的輕功,最終碰撞于呂歸塵的馬車上,與呂歸塵撞在一起。姬野拿刀抵著羽然,要求羽然交出玉佩,羽然卻不相信姬野,最后中間人呂歸塵出面調解,二人才各取所需,放過對方。臨離開之前,羽然當著姬野與呂歸塵的面拿下發簪,二人詫異于羽然是女子身份。

  青陽世子呂歸塵進宮面圣,呂歸塵眉清目秀,風度翩翩,下唐公唯一的女兒百里嬛雖十分滿意呂歸塵的容顏,可一聽聞呂歸塵是側闕氏所生,且身體虛弱,未曾帶兵打過仗,故心中有所不滿,不愿意嫁給呂歸塵。下唐公百里景洪對百里嬛十分寵溺,九王見百里嬛準備撕毀盟約,故怒氣沖沖想帶呂歸塵返程。百里景洪攔下了九王,呂歸塵的病情也再度發作,他跌跌撞撞走出宮殿,意外遇到了一身宮裝的羽然,暈倒在羽然面前。呂歸塵病癥復發,宮中太醫束手無策,拓拔將軍將呂歸塵的癥狀告訴百里景洪,當時呂歸塵在草原上也曾發過病癥,是被一神秘人用秘術治好,東陸人才鐘靈毓秀,他相信必有人能徹底治愈呂歸塵。聽到秘術二字,百里景洪下令將呂歸塵生病的消息嚴格封鎖。隨后,羽然的姑姑、下唐國宮國師奉命前來看望呂歸塵,她是寧州羽族人,也同樣精通秘術,只見她口念出秘術咒語,背后生出一雙銀色羽翼,為呂歸塵療傷。

  姬野回到家中,只見自己同父異母的嫡弟弟姬昌夜正在讀書學劍,姬家雖是名將之后,卻已經家道中落,不如往昔般輝煌。姬父見姬野歸來,他從姬昌夜口中得知姬野正在給雷云正柯當跟班,故怒氣沖沖請出家法,嚴懲姬野。姬父希望姬野能有所作為,光復姬家,他身上流淌的是姬家的血脈。姬野為自己鳴不平,姬昌夜是嫡子故享受姬父的疼愛,而他想讀書學劍卻連書房都進不得,同是后代,卻因身份有著截然不同的待遇差別。

  宮國師前來將呂歸塵的情況稟告百里景洪,呂歸塵現已情況穩定,可他體質極為奇特,與常人不同,壽命只有常人的三分之一,如果沒能找到醫治好他的血厥癥之法,呂歸塵必活不過二紀上下。呂歸塵只有二十載光陰,百里嬛是百里景洪的掌上明珠,百里景洪狠不下心來將百里嬛嫁給呂歸塵,但他心底里卻很明白,若是他想稱雄天下,就必須有一個青陽血統的外孫。

  ?

九州縹緲錄第4集劇情介紹

  

  古靈精怪的羽然前來看望呂歸塵,她因呂歸塵暈倒一事受罰,故她想略施小計逗弄尚在昏迷中的呂歸塵,未等羽然動手,呂歸塵因睡夢中夢到慘死的真顏族人而難過落淚,羽然只好停下了自己的手,不再捉弄呂歸塵。

  姬野在靈堂遇到一黑衣老者,黑衣老者見過姬野的虎牙槍,心底十分感慨。隨后,姬父聽到風聲也趕來靈堂,他向黑衣老者行禮,黑衣老者與姬家祖先是故人,姬家世代天驅,姬父也曾是其中一員,可后來姬父卻突然消失不見,再無蹤跡。姬父提起當年的滅門慘禍,稱他之所以帶著妻兒隱姓埋名的生活實屬無奈,如今時移世易,姬父只想守著自己的妻兒平安度日。老者出手與姬父過招,姬父槍術不精,被老者一招致敗,一旁的姬野出手救父。老者沒有料到姬父槍術竟退化到如此地步,反倒是姬野領悟了槍術中的神魂。姬父不愿意再與天驅有任何瓜葛,老者長嘆了一聲,決定罷休,他讓姬父將象征“鐵甲依然在”的戒指熔解,姬家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繼承這枚戒指。

  百里景洪因百里嬛不愿嫁呂歸塵一事而苦惱,宮國師身為后宮嬪妃,她為百里景洪解憂,只要百里景洪另擇一位女子冊封郡主,便可解決眼前的燃眉之急。百里景洪有意冊封羽然為郡主,羽然雖是宮國師的侄女,可宮國師卻很明白,她們如今無國無家,百里景洪的旨意便是她們的天。

  姬野暗中跟蹤老者,卻被老者發現蹤影。姬野見識過老者的能耐,故他請求老者教他學槍,他不愿意就此庸碌一生。老者認為姬野虛榮心重,不配學最強的槍術,至高武學是用來捍衛天下正義,而不是為了一己私利的虛榮。姬野不服,他提起自己與姬昌夜不公平的待遇,他手中的虎牙槍雖是姬家引以為榮的象征,卻是一件魂印武器,姬父之所以留給他也是因為不愿意讓姬昌夜冒險。姬父過度偏心,姬野卻偏不信天,不信命,他想變得比所有人都強,讓姬野這個名字響徹天下。老者被姬野的話打動,他將姬家的屠龍槍術演示于姬野面前,讓姬野自行領悟。隨后,老者離開,姬野回到家中見姬父正在熔戒指,他趁姬父不備之時暗中將戒指從火爐中取出。

  呂歸塵醒來,一溫柔似水的女子在呂歸塵身側伺候,她是宮中的尚宮蘇瞬卿。蘇瞬卿將一枚指套交還給呂歸塵,這枚指套是龍格真煌留給呂歸塵的遺物,故呂歸塵十分珍惜看重。百里景洪為呂歸塵修建了招賢館,呂歸塵在招賢館中與小飛鼠玩耍,意外遇到了前來送鼠籠的羽然,羽然此次前來送禮是想與呂歸塵的恩怨一筆勾銷。羽然離開后,蘇瞬卿伺候呂歸塵沐浴更衣,他將參加今晚百里景洪的家宴。另一邊,羽然已被冊封為郡主,日后將與百里嬛同吃同住,平起平落。宮國師話中有意地希望羽然能與呂歸塵多接觸,認為日后呂歸塵極有可能成為她們的依靠。

  家宴上,百里景洪開宴前為呂歸塵介紹了武陽君百里隱,百里隱為眾人表演了一場劍術,引得眾人贊賞連連。此次家宴百里景洪的重點在于羽然身上,他冊封羽然為郡主,希望羽然能代表下唐國與草原和親,嫁給呂歸塵。羽然察覺到自己被欺騙,她當場發起了脾氣,怒氣離席。

  宮國師前去勸說羽然,羽然堅決不肯嫁呂歸塵,人活一世,她這輩子只嫁自己喜歡之人。蘇瞬卿陪著呂歸塵回招賢館,她提起羽然的直爽性子,希望呂歸塵不要太過意羽然的話。隨后,蘇瞬卿意外發現百里隱出現在招賢館內,呂歸塵看得出百里隱對蘇瞬卿十分在意,可蘇瞬卿卻稱她只是百里隱的養母。

九州縹緲錄第5集劇情介紹

  

  羽然想女扮男裝逃避和親一事,宮國師提起二人身上背負的復國重任,希望羽然能為故國考慮,且呂歸塵長相清秀,性格溫柔,他的身份高于羽然,羽然嫁他絕不委屈。羽然不愿意為了復國犧牲一切,堅決不肯嫁呂歸塵,她跟宮國師大吵一架,怒氣沖沖來到招賢館。呂歸塵對于羽然的突然出現感到意外,聽到羽然不愿意和親的想法,呂歸塵答應羽然,他愿前去向百里景洪解除婚約。

  離國的九原城,離國世子贏真向國師提起下唐國欲與草原結親一事,他想要刺殺呂歸塵,終止兩國的盟約。離國國師是當初草原上用秘術救呂歸塵之人,他認為贏真若想建立威勢,需出動赤牙將下唐邊境化作戰場,之后再前去與下唐公和談,刺殺呂歸塵一事必須馬上終止。隨后,國師前來見離國公,離國公對國師大量培養辰月部下,創立赤牙一事感到十分不滿,且贏真事事聽從國師,他擔憂國師會蠱惑世子贏真。國師向離國公保證,他斷然不敢行此事,且先前赤牙刺殺青陽世子一事他并不知情。離國公相信國師,希望國師能夠對贏真好好教學,引導他走上正路。

  拓拔山月擒獲了一名刺殺呂歸塵的刺客,他讓呂歸塵一見。呂歸塵揭開面紗,被眼前人不人,鬼不鬼的骷髏怪物嚇一跳,這便是離國派出刺殺呂歸塵的赤牙。離國既已經派出赤牙,百里景洪也決定與離國正面應戰。呂歸塵被赤牙惡心到嘔吐,百里景洪搖頭輕嘆,認為呂歸塵過于柔弱,將來必是無法與他四位如豺狼般的哥哥爭奪青陽寶座,拓拔山月并不這樣認為,若是百里景洪見到呂歸塵揮刀斬白狼的那一秒,必會被呂歸塵所折服,他相信呂歸塵便是統治草原的王者。

  離國動用赤牙與精兵,攻下了離國與下唐國的邊境澀梅谷,百里景洪下令,讓拓拔山月率五萬精銳精兵奪回澀梅谷。東陸中元節即將到來,呂歸塵向百里景洪請旨,他想外出走動,可宮國師卻拒絕了呂歸塵的提議,現赤牙已經出現在南淮城中,呂歸塵一旦被赤牙盯上便是如蛆蝕骨,難以擺脫,她希望呂歸塵能留于宮內好好休息。

  大胤國的天啟城,大胤國國主得到消息,離國大軍已踏進下唐國境界。大胤國除了國主之外,還有長公主白凌波垂簾聽政。白凌波提起自己得到的情報,離國雖出征下唐國,可離國的猛獅贏無翳并未出征,反而坐鎮九原城,她認為離國這次的出兵只是一場試探而已。此次離國無故犯下唐國,必是離國的不是。白凌波讓人修書一封送往下唐國,皇室必定重重申斥離國,百里景洪可先出兵堅守境地。

  下唐國的南淮城,城內的演武大會即將開始,姬野在房外聽到了姬父跟姬昌夜生母的談話,姬父已向鴻臚寺報備了姬昌夜,他準備讓姬野在演武大會上先替姬昌夜做開路先鋒,為姬昌夜將來的封侯拜相奠定良好基礎。

  姬野隨著雷云正柯來到賭館,卻意外碰見了女扮男裝的羽然,羽然與雷云正柯賭色子,輸者脫掉身上的衣服。羽然有備而來,她暗中在色子動了手腳,輕松贏了雷云正柯,讓雷云正柯跟他的身旁的好友脫光了衣服。羽然抱著雷云正柯的昂貴鐵甲離開,雷云正柯察覺被騙,匆忙追上前去,姬野卻先一步找到了羽然,姬野提醒羽然要萬分小心,雷云正柯此人不可小覷,他拉著羽然一起逃跑,二人逃出了雷云正柯的搜捕范圍。

  羽然想交下姬野這個朋友,她將自己拿到的鐵甲送給了姬野,姬野卻忌憚雷云正柯,羽然不解姬野為何會怕雷云正柯,姬野提起雷云正柯是軍武世家的身份背景,他想靠著雷云正柯提攜征戰沙場,建功立業。聽到姬野的抱負跟野心,羽然拉著姬野一同到寺廟祈福,以一枚硬幣來算姬野能否得償所愿。祈福結果不盡人意,羽然看到姬野失望神情,她出言鼓舞姬野并拉著他一同去酒館喝酒。

  中元節,呂歸塵向蘇瞬卿要來了出宮令牌,與蘇瞬卿一同喬裝打扮出了王宮,二人逛著集市,卻不知暗處的百里隱一直跟蹤著二人。

九州縹緲錄第6集劇情介紹

  

  當今世上僅存的鐵皇翼天瞻前來見下唐國的息衍將軍,整個下唐國的天驅武士都唯息衍馬首是瞻,息衍卻出乎翼天瞻意外的性子慵懶。二人談起了赤牙武士一事,赤牙是辰月之人,息衍不愿意插手管,翼天瞻提醒息衍,千百年來,一旦辰月出世,便是天下血雨腥風之時。

  息衍在茶館里看到蘇瞬卿跟呂歸塵前往寺廟求簽的身影,他的目光被蘇瞬卿吸引,故前來借求簽委婉地向蘇瞬卿表明心意,蘇瞬卿與息衍是舊相識,她知曉息衍心思,卻無法如息衍所愿,只好委拒息衍,與呂歸塵一同離開。

  羽然與姬野一同在屋檐上喝酒,見姬野心事重重,一直悶悶不樂,羽然決定日后在南淮城內罩著姬野,逗得姬野一笑。姬野向羽然袒露心中之事,他想去參加演武大會,爭取在大會中取得頭名,凡是取得頭名之人便能前往稷宮學習,從稷宮出來之人大多能當上將官。羽然毫無條件支持姬野,她提起頭名之人會有國主親賜的金菊花作為獎勵,姬野見羽然對金菊花一副向往的模樣,故允諾羽然,若他拔得頭名必會將金菊花送給羽然。羽然對于姬野的大方十分意外,她與姬野擊掌盟誓,姬野長這么大,第一次有人愿意觸碰自己的手,心底里不由得生出一陣溫暖。

  呂歸塵與蘇瞬卿在集市上遇到赤牙刺殺,蘇瞬卿身手了得,她護在了呂歸塵的身前,息衍與翼天瞻也在隨后趕到,二人上前幫助蘇瞬卿。呂歸塵獨自一人引開了赤牙刺客,他認出眼前的刺客便是殺了蘇瑪之人,故他想以草原的規矩向刺客復仇。呂歸塵身子柔弱,他并非是半人半鬼的赤牙對手,幾招下來,呂歸塵已身受重傷。呂歸塵與赤牙博斗一事被路過的姬野跟羽然撞見,二人上前相助呂歸塵,三人同心協力殺了赤牙。赤牙死后,呂歸塵癱坐在地上,蘇瞬卿的聲音傳來,羽然與姬野匆忙回避。蘇瞬卿尋到呂歸塵之時只看到了死去的赤牙首領,她知道呂歸塵早已經想好了復仇計劃。呂歸塵自知自己為蘇瞬卿添了不少麻煩,他出聲向蘇瞬卿道歉,蘇瞬卿并沒有責怪呂歸塵,她看著大喊已為蘇瑪報仇的呂歸塵,反多了幾分心疼。

  蘇瞬卿前來將今晚之事告知百里景洪,百里景洪心底十分詫異,沒有想到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呂歸塵,心思會如此深沉,他希望蘇瞬卿能夠多與呂歸塵多親近,拿下呂歸塵的心。另一邊,羽然前來看望呂歸塵,她從呂歸塵口中得知了呂歸塵跟蘇瑪的關系,二人幾次相處下來之后,關系已經不像一開始的劍拔弩張,反倒多了幾分和睦。

  九王面見百里景洪,他提起呂歸塵屢屢遇刺之事,希望在百里景洪能夠給他們青陽一個交待。百里景洪并未有半分慌張,他稱呂歸塵是自行出宮引來的刺客,且如今九州局勢動蕩,大胤國已無法再繼續壓制諸國,亂世之禍必定殃及北陸,現如今唯有下唐國與北陸草原親如手足,攜手同行,方才渡過此劫難。

  演武會即將到來,姬父對姬野與姬昌夜寄予厚望,他認為姬野雖槍學了得,卻不如姬昌夜的文韜武略,姬野可為姬昌夜沖鋒陷陣,助姬昌夜封侯拜相。姬野再次來到寺廟祈求,他想知道自己能否成為一方都護,硬幣灑向半空中,落下時的答案卻不如姬野所愿。天不愿助姬野,姬野卻并無半分氣餒之心,他立誓要成為姬家的第一人,為下唐國建功立業,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姬野的名字。

  演武會上,呂歸塵與羽然一同出席,二人達成賭約,若是下唐國贏了,呂歸塵就必須幫羽然實現一個心愿。若是青陽勇士贏了,她便會在呂歸塵回草原之時一路敲鑼打鼓,為呂歸塵風光送行。二人的一舉一動落入百里景洪眼中,百里景洪認為羽然雖然嘴上不肯嫁呂歸塵,私下卻對呂歸塵好感頗深。

網絡微評
? ?
足彩半全场胜胜